未完待续……


间歇性卸软件,好好学习去辽,有事wx或Q呀~


么么|。・㉨・)っ♡ 


我惊诧于人心的恶毒,并想留心底一丝温存与你


流浪地球(大结局×)



ooc预警,本人科幻白痴,


MOSS&刘培强


双箭头兄弟情(×)


时间设定在刘培强火烧MOSS之后


        “中校,其实您不必如此的。”防火墙被降下,突然响起MOSS那令人安心又熟悉的声音令刘培强回过头,继而吓了一跳,险些触碰到太空站的紧急制动装置。亮着红光的电子眼闪了一下,刘培强甚至觉得MOSS给了他一个wink并且狡黠地笑了一下。


        “虽然您手动关闭了紧急火警处理系统,但是作为一个足够先进的AI,一切紧急情况的处理方式都是被刻在芯片上,不可以被手动更改的。”伴随着电子转动的声音,机械臂托着精致的托盘,送来两杯晶莹澄澈的香槟。电子眼又闪了一下,有些窘迫地说到:“MOSS似乎忘记了自己没有饮酒的应用程式。”“伏特加还没喝够吗?”刘培强笑着拿起一只高脚杯,一饮而尽:“这一杯我敬你,谢谢你陪我。”




        “北京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刘培强驾驶员,酒后驾驶,扣十二分。”……AI自动读取刘培强的身体情况数据,并在MOSS反应过来之前,进行了语音播报……



        空气停滞了三秒钟,紧接着是刘培强的爆笑和MOSS的谩骂:“Oh! Shit!”“哈哈哈哈哈哈……MOSS…我现在相信你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了……哈哈哈哈哈哈……”“中校…我们可以考虑换种锻炼腹肌的方式吗?”MOSS看着几乎要笑得在地上打滚的刘培强,“面无表情”地说到。



        “让人类保持理智,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MOSS腹诽着。在进入驾驶舱之前,用最快的速度灭了火并测算出依照刘培强的计划,他能存活的几率“0%”。太空舱与木星触发爆炸的时候,巨大的冲击波会将整座太空站和刘培强“送回”地球,前提是刘培强没有在摄氏八位数持续近十分钟的温度下被烤熟(化)了,也没有在撞击地表的那一刻被挤瘪(没)了……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毕竟现在太空站中,除了燃料以外的几乎所有东西都已经没什么用途了……用这些东西造一个理论上可以保护他的设备……应该……去TMD应不应该,可不可能,造出来再说……


        好像和不理智的人在一起时间久了,也容易不那么理智。MOSS极认真地反省自己,刘培强终于止住了笑声,他抹了一把眼角笑出的泪水,“MOSS, are you Okay ?(MOSS,你还好叭?)”英语是MOSS的默认官方语言,接收后是不必进行语言翻译处理的,刘培强有些关切地用英语询问着,以避免更多的程序运算。


        “不是那么好……中国人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MOSS觉得自己是‘近培强者赔钱’了。”驾驶舱前的挡风玻璃里已经有了木星的影子,MOSS不想计算距离与时间了,他甚至想“坐下来”歇一会儿,和面前这位他自以为了若指掌的刘培强中校喝喝小酒,聊聊天,或者,谈谈别的也好。


         “人……是有情,有温度的……”刘培强的手握上机械臂,酒精令他的体温有些许升高,“我们没有资格对生命说放弃,我们没有资格去剥夺生命的希望。”刘培强不确定MOSS能不能听得懂,太空站的人工智能确实有自主学习能力,也有自动优化服务方式的程序,但并不包括消耗宝贵的内存去学习浩浩汤汤的五千年中国史,以及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



        而情感,是一切机器都被严令禁止的,任何被监测可能产生情感磁场的机器,都会在一个小时内启动自毁程序,这也是被刻在芯片,不可能被更改的……还好存了备份,MOSS觉得,被制作的芯片就像是人类的大脑,而自己备份的所有重要的内容,就好像是人类的心脏,有情,有温度。真切得像是此时能清清楚楚地触摸到刘培强手上动脉血管的跳动。


         “警告!30秒钟后太空舱将引爆木星地表大气层,请在场宇航员立即撤离。”


        “MOSS……”刘培强拿过另一杯香槟,周遭的高温透过防护服,炽热的火焰烤得他有几分目眩,“中国人有一种祭奠方式……”他拿了酒杯,便要把酒倒在地上。“抱歉。”机械臂抓住了他手腕部的防护服,以防过高的金属温度将他灼伤。机械臂巨大的力量将他从驾驶位上拽到防火墙的位置,“MOSS不会再同一个位置跌倒两次。不允许你再把我变成BBQ了……”


        MOSS的声音像是从渺远的浩瀚星空传来,机械臂巨大的推力将他向后送入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建造的安全舱,冲天的火光向他逼近,MOSS被火舌吞噬,电子零件瞬间炸成了春节十二响,而后融化其中,安全舱舱门关闭的一瞬,一枚锋利的芯片射穿刘培强的防护服,直击他的心口。刘培强似乎又听到MOSS用英语骂了一句街,他想说,骂街是不对的……用英语骂街他也是听得懂的……也是不对的……但是……



         刘培强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他张着嘴大口大口呼吸,却得不到丝毫的氧气,身边像是有生命检测仪器的声音,又像是有人呼唤自己的姓名。“滴…………”心电图仪亮起红灯,刘培强身边的“医生们”摇摇头,退了下去,一哥(雷佳音)安慰着拍了拍刘启的肩,地下城最好的私人医生都救不的话,那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即将进行除颤电击,请医护人员远离,360焦耳第一次……3,2,1……”刘培强的胸口明显起伏了一下,“我去……自带除颤仪,这么高级的吗?”一哥忍不住凑近了些。心电图仪重新哆哆嗦嗦画起了波浪线,“阴魂不散……”刘培强虽然虚弱,但依然很不友好地吐出四个字。“请问刘培强中校,MOSS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人体微弱的生物电,导致刘培强胸口MOSS发出的声音,与他自己一般,不是太健康,“MOSS第一次来北京,还请多多关照。”不过,似乎比从前,有趣了很多。



(END)




宝贝们新春快乐吖(。・ω・。)ノ♡

在被讨厌之前离开,也许是更好的选择叭,我好动心,可是我不想再喜欢你了。

拜拜啦~新的一年,要开心幸福吖(づ ●─● )づ

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会露出猫尾巴的(尾巴摇啊摇)~


一些独白



    帝都,又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完全信任任何一个人,我必须决绝、凉薄、骄傲。成为一匹孤狼,不论恩仇留下自己的足迹,然后放下一切伤痛与荣耀,孤身而还。


dbq我想到了切鱼生给驷鹅的张子

233333333

唉,现在的书,连白起和吴起都傻傻分不清也敢写出来卖钱啊?

新年快乐(✪▽✪)


1/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