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友 包策要伐


旁友 包策要伐,已经建群两百天惹~

为了庆祝这一重大日咂,我们决定秉承网剧包策一贯精分的习性,进行“精分主题”活动,本文主题为身份互换梗,我是BE毒药, @汤圆要甜的 这是HE医你们的糖~



独活

(配合炎亚纶《独活》食用更加,《网剧开封奇谈》包策BE,身份互换梗~

虐完请食用我最可爱的小甜心 @汤圆要甜的 的HE呦~)

         陈州回来已近三年,那时公孙策潜入陈州大狱查探庞昱的罪证,被逼着吞了毒,伤的极重,侥幸留住一条命,却也一睡不醒。包拯被尸毒咬伤,虽然伤的比他轻,也卧床数月才复原。没有了公孙策吵吵闹闹的开封府冷清了许多,一众人却仍兢兢业业地工作着。

        包拯接手了大理寺近十数年来的悬案,日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他戒掉了每月买《名伶》的习惯,省下来的银子仍然放到当年被公孙策搜出私房钱的床下。

        皇帝隔段时间就会遣御医来诊治,御医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但总是挤出笑容说:“先生虽有所好转却仍需静养,大人要保重身体,切不可太劳累。”白玉堂每次来看展昭,也总会拿上一大堆说是给自家先生,却总会骗自己吃下不少的补品。

        包拯也不大明白,每次自己从公孙先生房中出来,众人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也许是担心先生的身体吧,包拯每次都会学着公孙策的模样安抚众人。

        自从包拯自以为身子好的差不多,便偷跑来守在公孙策床边,给他唱歌讲故事,哄他开心,“你们终日有说有笑,先生一个人养伤多孤单啊!”包拯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拿了二胡转身便进了先生的房间。

        好不容易被御医以先生伤病未愈,需要静养为由制止了,又抱着被褥跑来蹭床,“我不会打扰先生的,我就轻轻睡在他身边,万一先生晚上醒了,我便可以照顾他。”被抓包的包拯噙着泪,委委屈屈地解释道。

         泪点极低的张龙,泪水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飞奔着跑了出去。“其实我看得出来的。”包拯坐在公孙策床边,“我知道先生的伤势可能要一睡很久,他们怕我受刺激所以瞒着我,但我不怕,无论先生睡多久,我都在等着你。”包拯握着公孙策的手,一夜间白了头。

        老人们说,深爱的老夫老妻,同命相怜,若是一方先故去,另一方也活不过三年。

        “公孙先生得的是臆症,恐已不治。他因悔恨自己替包大人谋划计策,令包大人犯险身故,便用强大的意念把自己臆想成已故的包大人,不由自主地效仿包大人的举止行为。若是包大人尚在,公孙先生的病或许还有救,但如今公孙先生只会越陷越深,他甚至已经臆想出另一个‘公孙先生’了。若是众人齐心瞒着他,尽量配合,也许能拖些时日,但最多也就三年了。”

        “还是在先生身边好。”包拯在公孙策的床上轻轻蹭了蹭,似乎留恋上面残留着爱人的温存,“这些日子身体不太好,喝了药总是迷迷糊糊的,还是先生身边令人心安。”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先生。”一双温柔的手抚上自己的面颊,“大人!”梦中人惊呼着起身,“是大人!大人回来了!”怅望灰天,滚烫的泪水大滴大滴落下。“大人……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公孙策伏在床上,哭得凄厉。浑浑噩噩、自欺欺人了三年的梦终于碎了,零落的碎片锋利地割着公孙策的心,但这疼痛,不及失去包拯的万分之一。影影绰绰的人影坐到床边,轻轻拥着心尖上的人,“先生放下往事,放过自己吧,请替我们两个,好好活下去。”

        包拯最终还是活了下来,精神状况似乎也有所好转,再不兴冲冲地跑去公孙策的屋子,对着那冷清的床榻和空无一人的房间,手舞足蹈地说着哄人开心的笑话。

        “对不起,大人。学生欠你的,便令我以这一世孤苦独活来偿还罢。”


小仙女你真好看(。・ω・。)ノ♡

来呀来呀~

高岭青鸟:

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把群建起来了……
雍怡女孩都看过来啦,我们一起马马虎虎一起雍雍怡怡一起棠棣交辉,还有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大清皇室秘辛。

《我的一个尸王朋友》

《我的一个尸王朋友》密码:40k5(第一章~第十章)


pdf版,带水印(已补充人物简介)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sxkeZoMx04iROUG-HNDpPg 密码:40k5



《一拜天地》短篇预告


如题!楚郭大型be现场!!!虐虐更健康~前面有多甜,后面有多虐!!!


预计将在8月中旬与大家见面(づ ̄ 3 ̄)づ(欢迎提供be脑洞,虐到死去活来的那种)




提香:

好多海豹:

好想和你吹吹风!

我的一个尸王朋友(10)


第十章 (大结局)


    “山间有悬棺!赵处你看哪儿!”林静忙将无人机拍到的画面拿给赵云澜看,“你看这儿,像不像老楚的傀儡?”山崖边,一个和楚恕之一样穿着黑披风的傀儡低着头,像是在写些什么。“我怎么觉得它这么像小郭呢?这是在记日记吧?”赵云澜一语中的,“很有可能,小郭的元神附在了傀儡身上,下去看看吧。”沈巍建议到。


    “你留在这儿,我和林静下去看看。”赵云澜一把握住沈巍的手,“我和你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沈巍的态度同样坚决。“唉,那个,要不然先用无人机把傀儡弄上来?”林静看形势不对,赶紧从中调和,“林静你真是越来越聪明,还真得给你加奖金了。”赵云澜拍拍林静的肩,看他操控无人机,把傀儡吊了上来。


    三百年也没有那么长,跟着镇魂令也不是很忙,楚恕之在龙城买了一栋小楼,但他还是觉得睡不惯床,还是棺材更适合自己些,漆黑的夜,让他更有安全感。功德枷戴久了也习惯了,按斩魂使的说法,一两百年地府应该就会给他摘了,功力被压制,就只能继续修行,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偶尔会失手,但总没有过什么大过失,他像将臣一样为自己带上冰冷的面具,也只有一直在他身边的郭长城知道,这个外冷内热的家伙,内心有多么需要安慰与陪伴。


    郭长城有时候会偷偷盯着闭目修行的楚恕之,反正他也看不见自己,其实楚哥还是很帅气的,剑眉星目,风姿飒爽,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弯弯让人心里觉得甜甜的,不凶的时候,楚哥还是很可爱的。郭长城看着楚恕之,脑补些奇奇怪怪东西的时候,突然觉得身子被巨大的力气拉着向后,“楚哥……楚哥救我……救我……楚哥救我……”郭长城吓得闭上眼睛一通乱扑腾,“嘿!嘿,嘿!醒醒!”郭长城坐在地上,脑袋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啊啊啊!救命!”他用手遮着眼睛,把自己缩成一团,尽量减少存在感,“别害怕,是我们。”耳边的声音温柔而熟悉,沈教授?郭长城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啊!沈教授!赵处,林静哥,你们怎么都在啊?”


    赵云澜叼着棒棒糖看着沈巍刚从楚恕之的傀儡里剥离出来的惊魂未定的郭长城的元神,指了指车里郭长城的身体,“啊!”顺着赵云澜指的方向看过去的郭长城一声惊叫,赵云澜摇摇头,心里想着老楚再不好好管教管教这个徒弟,早晚特调处的都要被他叫唤的声音给震聋了。


    “别害怕。”沈巍安抚着郭长城,“你只是元神出体了,我喷了药所以现在大家能看见你,你最好尽快回到你的身体里,不然会对你有损伤的。”郭长城木然点点头,跟从沈巍的指引元神归位。“沈教授,楚哥他……”郭长城回了好一会儿神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楚恕之在哪儿?”赵云澜急切地问道。“我掉进楚哥的傀儡,就进入了楚哥的记忆里,你们把我弄出来之前,他正在家里睡觉……”“在家睡觉那是在他的回忆中,问题是现在老楚堕崖之后去哪儿了?”林静忍不住插了句嘴。


    “喵呜……”大庆化成猫形叼着楚恕之的傀儡跑了过来,“傀儡上有老楚的痕迹,而且是新鲜的。”“可是无人机没拍到老楚啊,难不成他在悬棺的棺材里吗?”林静有些泄气。


    空气凝固了三秒钟,一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林静身上,“林静啊,你是不是哪辈子修佛的时候,给你这张嘴开过光啊?”赵云澜戏谑道,他还没反应过来,沈巍已经化作斩魂使移形到悬棺旁,“咚,咚,咚”他用手指敲了敲棺材板,“楚恕之,起床干活儿了。”棺材里没反应,沈巍扁扁嘴,听远处传来赵云澜的喊话,“楚恕之!郭长城坠崖了!”


    “砰!”棺材里传出一声闷响,沈巍摇摇头帮他打开棺材盖,露出招牌的笑容:“起的太急,磕着头了?”“说起来我和小郭的事情,大人是不是一早就算出来了?”楚恕之揉揉磕红了的脑袋问道。“镇魂灯芯千年前欠了你的情,所以小郭虽然功德深厚,但福浅祚薄。应劫转世后只有还清欠你的情,才能享有福祚绵长。”沈巍毫不避讳的回答道。


    “那您把我留在镇魂令身边三百年,是不是为了赵处?”楚恕之挑眉追问。“也……也不只是为了他。”沈巍有些难为情,楚恕之笑了,是郭长城喜欢的那种暖人心的笑容:“大人放心,这事我不会对赵队说的。”“有句话……我不知道……”“大人请讲。”“你也该改改你睡棺材的习惯了吧?”沈巍笑道,言罢一转身换成沈教授的装束回到了赵云澜身边,推了推细框眼睛,藏不住地露出笑容。


    恢复了功力的楚恕之也追着沈巍的脚步,回到了郭长城身边,“楚哥……QAQ……”郭长城把恨不得把这几天在楚恕之记忆中的所有眼泪都哭出来了。“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楚恕之好不容易才把这只小鼻涕虫从胸前拉开,胸口已经被泪湿了一片,“我……我去给你洗……”郭长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楚恕之笑着顺了一把他的一头呆毛。



    一行人回去的路上十分欢脱,大庆和林静这两只电灯泡最终决定一人跟一车,大庆化成猫在沈巍怀里蹭来蹭去,看得开车的赵云澜恨不得打开车窗把它扔出去。另一辆车里林静安静如鸡地开着车,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楚恕之由着哭累了的郭长城揽着自己的胳膊,把全部重量靠在自己身上,他稍稍掏出手机,从善如流地从某宝订了张加大柔软情趣双人床。



(完)



阿潇的碎碎念:

    《尸王》终于更完惹,蟹蟹大嘎这十天的陪伴,阿潇很快就要去帝都打拼了,所以番外什么的随缘更新吧~不过答应过的,如果被翻牌,豪华加长四人车是不会跑的,谢谢大家的喜欢和鼓励~请继续支持镇魂,支持剧里剧外的一众小可爱呦~(。・ω・。)ノ♡~么么~


(关于楚恕之角色的一些理解:结合小说和网剧,我心目中的楚哥肯定是有着经历过困苦的背景,善良是他的本性,刀子嘴豆腐心又是被生活历练所致。他一定武功高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压制(功德枷之类的),所以才会在执行任务中偶有失手,(但是着并不影响楚哥的英俊潇洒风流帅气)。他对郭长城很是用心,虽然这家伙可能从来不承认,也是这种“死傲娇”,令人物更加丰满有趣。最后,楚哥A爆啦!吹爆楚哥!)


阿潇的厨房


今日菜品:

凉菜:

1.白糖番茄
2.松花豆腐

素菜:

1.豌豆玉米
2.虾皮炒冬瓜

荤菜:

1.腊肉茭白

肉肉:

1.可乐鸡翅根
2.糖醋猪蹄

主食:

1.麦头
2.米饭

粥:

1.绿豆稀饭

我的一个尸王朋友(9)





第九章


    “呵,好一个论罪当诛。”楚恕之的傀儡没有摔在地上,而是稳稳地被一席精致黑色披风的斩魂使接在手中,他抬眼看了看冥君,哂笑道,“倒是本使记性差了,敢问冥君,冥律四百七十三条,哪一条写了杀了七岁以下的孩童就要论死罪?楚恕之虽然确实误伤幼童,但个中原委本使已经向冥君交代过了,难不成如今这冥府,全由冥君一人说了算!”斩魂刀虽不在手,但斩魂使身上的杀气也已经慑得冥府的小鬼们低着头连退数步。


    “斩魂使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有着极强求生欲的判官忙出来打圆场,“此事是我们疏忽了,是我们不对。可是您看,这楚恕之非人非鬼,人间的法律束缚不了他,地府的规律也制约不了他,这可如何是好?能否请斩魂使大人定个章程,我们照做就是。”“对对对,这事儿是我们做错了,楚恕之就有劳大人您发落吧。”冥君顺坡下驴的本事实在是无耻之极,一句“疏忽”就把差点儿杀了人的过失糊弄过去了,斩魂使也懒得费心跟他们在此纠缠,略略沉思,便道:“令楚恕之跟从镇魂令令主差遣,以三百年为期,可减不可加。诸位以为如何?”


    在场的是个鬼都知道,斩魂使哪句“诸位以为如何”根本就是句客套话,意思是“就这么定了,有意见憋着。”偏偏不长眼的判官多了句嘴:“楚恕之毕竟是尸王,不如给他戴上功德枷,以防万一?”判官抬眼看见斩魂使黑成锅底灰的脸色,声音越来越没底气,“这样也好,斩魂使大人请放心,这三百年我必力保镇魂令周全。”楚恕之浅笑着插了句嘴,向斩魂使深深低头示意。“就这样吧,人我带走了。”斩魂使冷着脸,一抬手,楚恕之身上的铁索哗啦啦的落到了地上。


    “谢过斩魂使大人救命之恩。”楚恕之被斩魂使带出冥界便要拜他,“我不是为了救你。”斩魂使扶起他,“若法度不严,如何治理冥界,你本就罪不至死。只是这功德枷……”“这没事的。”楚恕之转了转被锁住的手腕,“不过是压制些我的功力,不碍事的。”他不饮人血,功力本就只有六成,再被功德枷拘束了手脚,能使出三四成就不错了,只是在冥府,他看得出冥君对斩魂使虽然恭敬,却并不是心悦诚服,能保住一条命楚恕之已经很知足了,他也不想斩魂使再为功德枷的事与冥君争执。只是没想到,功德枷,一戴就是三百年。


    被沈巍安置在驾驶位的赵云澜侧了个身,驾驶座虽然被放倒,但毕竟不如床上舒服,赵云澜的大长腿向前一伸,就触到了什么肉乎乎的东西,没睡醒的赵云澜觉得触感很好,就来回蹭了蹭,一旁副驾驶座位上的沈巍带着宠溺笑容把这只“咸猪脚”从自己的大腿上拿下去,放在了膝盖上,轻轻按摩着。“沈巍,你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啊。”迷迷糊糊的赵云澜咂咂嘴,他觉得自己真是修了一万年的好福气,上天才会把沈巍还到他身边。


    “车上有八宝粥,你先吃些东西,一会儿林静他们就拿着仪器来了。”沈巍轻轻拨开赵云澜的刘海,却令赵云澜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他钳制住沈巍的手,将他揽入怀中,“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又要消除我的记忆了。”“对不起,对不起云澜……我……”沈巍难过得不知所措,软软甜甜的声音撩拨着赵云澜的心,他吸吸鼻子,轻轻咬上沈巍白嫩的脖颈,“云澜……”沈巍有些紧张,但还是紧紧地抱着赵云澜,得寸进尺的小澜孩在沈教授脖子上种了一颗可爱的草莓。“喵呜……”一个黑团子砸到车顶,发出慵懒的叫声,吓跑了空气中的粉红泡泡。


    林静的无人机已经调试完毕,沈巍又披了赵云澜的冲锋衣下了车,从车顶跳下来的大庆刚好看见沈巍脖子上新鲜的草莓印,“嗝”我好像吃了一大口狗粮,大庆腹诽着,劳资是猫啊!高贵的猫界霸主,怎么会吃狗粮。令大庆炸毛的是赵云澜接下来的举动,他拿了郭长城的笔记本凑到大庆面前,“你闻闻这个味道,看看能不能找找人。”喵的!劳资是猫啊!是猫啊!你家猫能顺着气味找人?嗯,好吧,好像,也是,可以的。




碎碎念念

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最近真是精神状态差到游走在抑郁的边缘,万幸最近在更的《尸王》是一早就写完的,大家的评论我也有看,因为原创角色比较多,所以我定稿前会抽时间写人物总结的,给大家的阅读带来不便,还请谅解。

也一直没有把写《尸王》时心里想到的有趣的事情和大家分享,以后有机会吧,dbq我现在真的是快崩溃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之前开玩笑说的被翻牌的话,可能会豪华飙车,估计是不会被翻牌了吧QAQ~

希望大家都能被温柔以待,我答应过的是不会坑的(应该没欠什么债吧,有的话请提醒我,我真的什么事儿都忘的差不多了),不过估计更完《尸王》我要大修一段时间了orz,而且我个人习惯是写完一个坑,就不会再特别有激情写同一对cp了,如果我以后写的东西打扰到大家,麻烦取关就好了~)

1/3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