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41)



第四十一章   十字剑

        公孙策和薛江平再次进屋验尸,离殇和霍骏昇面色凝重地退了出来,“对了,这儿明明只有湘西五鬼里面的四个人,还有一个呢?”包拯问道。“我和离公子五六年前缴杀他们的时候就已经除掉一个了,当初要不是他们来了帮手,这四个也逃不掉。”霍骏昇回答。“公子!霍堂主!你们过来看!”薛江平突然高声叫道。“怎么?……”霍骏昇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他看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十字剑伤在尸体的咽喉处,一击致命无比准确地刺穿尸体。


        霍骏昇怔在当场,目光渐渐凌厉:“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他!”他说着豁开衣襟,一个十字剑伤留下的疤痕狰狞地留在他左肩,“我们一定不会再让他跑了的!”离殇坚定地看着他。“这武器很是古怪,我在江湖上这么久都没见过会留下这样伤痕的兵刃。”展昭看了尸体上的伤痕和霍骏昇身上的伤疤后说道。“不错,要不是交过手,在下恐怕也不知道天下会有如此兵器,像是两柄极细的剑,剑刃垂直交叉在一起呈‘十’字形。这样一柄剑有四条刃,虽然剑刃不宽,但是极其锋利,而且绝非普通金属制成。”“与我们交手之人武功极高,善用剑刺,一击致命,若不是当初离公子舍命相救,我恐怕早已是剑下亡魂了。”离殇和霍骏昇先后解释道。


        “此人面容尽毁,根本看不出相貌,怎么判断死者是谁啊?”薛江平问。“被人毁容说明凶手不想我们认出死者,也说明死者可能是我们见过或者熟悉之人。”包拯推断着,“有可能!”公孙策从屋里回应着,“大人可还记得那个失踪的小二模样的人,在迎风客栈洒了的是什么粥?”他本想考考包拯,“啊?”包拯在门外呆立,谁还记得这么细碎的事情啊,他暗自想着,却听薛江平给出了答案:“薏米……枸杞粥。”“哦?薛公子怎么记得如此清楚?”公孙策追问。

        “因为……”薛江平脸上有几分不好意思,“我家公子接触含有薏米的食物会不舒服,所以在下会特别留意薏米的味道。”“想不到薛二爷还要负责离公子的饮食起居啊?”霍骏昇话中带了几分嘲讽,好歹也是天下第一庄二当家,就这么没地位呀。薛江平笑了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如果有需要,在下还会为公子收拾屋子,扫扫地什么的。”似乎这些本就是他应当做的,“公孙先生怎么问起来这个?”


         “此人被毁了容,衣衫也换过,却唯独忘了换鞋。”公孙策指着鞋上干了的粥渍和鞋底的薏米米粒说到,“应该就是那个失踪了的冒充小二的人,看血迹,衣服应该是死之前换过的,只是匆忙之下忘了换鞋。死了之后就被移到这儿砌在火炕里了,从尸斑和腐烂程度看,应该是段磊死的当天他就死了,很有可能是有人指使他给了我们目击薛江平杀人的假口供之后就被灭口了。”


        “这样吧,离公子和霍堂主你们排查一下附近的江湖人士,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十字剑凶手的,公孙先生先去查验湘西五鬼的摄魂散,我再去审审尹杰,明天会一会陈琪大人。”包拯分配了任务,和公孙策回了开封府,“先生先休息一下再查吧。”他看着点上灯便要继续干活儿的公孙策。“不了,明天大人去见陈琪,学生或许能帮得上忙,今天得把这些验清楚。”公孙策坐下来便开始忙碌。“可先生都忙了两天一夜了。”包拯劝道,“展昭他们不也一直没合眼,大家都辛苦了。”包拯还想再说,可是先生你一介文人和他们习武之人不一样,看着他认真严肃的侧颜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端了热茶到他手边,“先生先忙,我也去审案了。”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