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42)


本章bug:叶桂(公元1666年~公元1745年),字天士,号香岩,别号南阳先生。江苏吴县(今苏州)人。祖籍安徽歙县,其高祖叶封山从安徽歙县蓝田村迁居苏州,居上津桥畔,故叶桂晚年又号上津老人。

叶桂是清代著名医学家,四大温病学家之一。

(鸣谢出处:度娘)

这里请叶先生打酱油实在是个人喜好(✪▽✪)



你潇要大刀阔斧的虐先生啦~( ̄▽ ̄~)~不仅良心不会痛还美滋滋(被算盘打飞)~



第四十二章   试药



         开封府的夜很静,尹杰这家伙虽然是主谋但也确实不知道陈琪多少事情,审来审去都是那么一套词,包拯重看了所有有关户部和陈琪与案件有关的疑点,捋清楚了明天询问陈琪的思路,熄了灯已是深夜,隔着窗纸看见对面公孙策的房间还亮着灯,包拯躺在床上看着自家先生亮着的烛火,累得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公孙策验清楚摄魂散的成分时已经过了丑时,杯中茶已经冰凉,他突然觉得有些冷,便披上了披风,这还是过年时包拯买给他的,说他平日里衣着太过素静,便买了个红披风衬他。公孙策拿起摄魂散的方子,皱着眉头走到了院中,月色皎洁,月下却无人有心赏景。“公孙先生可是找我?”离殇围着外衣走了过来,不似白日里一身戎装,这样的离殇多了几分二十出头年岁人应有的活泼洒脱。“离公子怎么知道?”公孙策生怕自己打扰了大家休息。


        离殇轻轻笑着:“先生在我房门外转了好几圈了。”“是在下打扰……”公孙策便要赔礼。“我还没休息呢,先生手中是摄魂散的方子?”离殇陪着公孙策回了他的房间。“离公子懂医术?”公孙策递过摄魂散的方子,“在下师从太医叶香岩先生……”离殇看着方子面色渐渐凝重。“在下想请离公子帮个忙。”公孙策一揖,“先生想试药?”离殇站了起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公孙策点点头:“在下明白,不过在下相信自己的判断,更相信离公子的医术。”“这上面每味药都是极其古怪甚至有毒之物,公孙先生怎可以身试毒如此自轻?”离殇严肃道。


        “离公子知道,如果之前霍堂主推断无误,陈琪大人很有可能是由于被人摆布中了摄魂散之毒,才倒行逆施做出这样的事情,无论是证明他有罪还是证明他无辜,都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摄魂散的确有能迷乱人心智的作用,不能只凭几句似是而非的江湖传言便判断摄魂散有此功效。公孙策心意已决,请离公子成全。”他向离殇深深一揖,“先生此举,令人感佩。”离殇深深回礼,“先生以性命相托,离殇必全力以赴,保先生无虞。”


        离殇将药量一减再减,又选用了离府在汴京城的药铺中最上等的药材,熬制好带回开封府已近拂晓,公孙策已经将案子相关的全部资料按时间整理好,“先生……”离殇有些犹豫,“离公子切不可让大人知道此事。”离殇点点头,公孙策便趁他分神抢过药瓶一口饮下。离殇皱着眉头,扶着公孙策躺倒床上,手指搭上他的脉搏。

         人们常常压抑着心底所想,做着自己并不想做的事情,摄魂散确实有效,它帮人们突破这种束缚,你若想谋财,它便助你行劫掠之事;你若想称王,它便助你行谋逆之事,幸好离殇提醒了公孙策,服药前想着你想做的事情,服药后试着做这件事。


        公孙策适应得很快,在屋子里忙乱地转悠了几圈,便坐到书案前写起东西,嘴里还不时说几句管束或是体贴包拯的话。离殇在旁仔细记下他的眼神、面容、脉搏、情态、动作,目不转睛不放过一个细节地盯着他。也不知是想做的事情太多,还是心里太多事情放不下,公孙策忙完了这边忙那边,片刻都不曾闲着。


        离殇好不容易编谎话说公孙策病了此时正睡着,自己在旁医治,不见别人,支走包拯让他一个人先去见陈琪,公孙策这边便站了起来,一头栽了下去,离殇眼疾手快地接住,又把他扶上了床。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