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43)



你潇每章的取名真是越来越随意了(´๑•_•๑)


第四十三章   凄美爱情故事


    陈琪这边可是把包拯气得不轻,他一口咬定自己不认识尹杰,与庆丰年更没有什么生意往来,自己只认识一个叫陈杰的本家兄弟,从国库里借银子也是借给了他,如今也已经还清,至于这笔钱之前陈杰用来做了什么,自己是一概不知。“包大人可以看看当年大同府下发的对尹杰的海捕文书,与在下认识的陈杰兄弟决不是一人!”陈琪认定包拯除了尹杰的指证没有其他证据,对湘西五鬼之事也是一问三不知,推了个一干二净。



    包拯一肚子气地回了开封府,第一件事便是去找公孙策诉苦,却被持剑的薛江平拦了下来。“先生怎么样了?为什么不让我见他!”包拯有些着急,“是公孙先生的意思,包大人现在不宜见他,我家公子正在为公孙先生诊病。”薛江平解释道。“早上你们就是这一套,先生什么病,怎么都不让我见见。”包拯想着公孙策平日里文文静静的样子,似乎身子骨一向也不是太好,这段时日又忙又累,吃不好睡不好的,心里像是被火灼着般焦急。



    屋里离殇第三次为公孙策施针,与常人脉象不同,公孙策本就脉象虚浮,服了摄魂散之后更是微弱,虽然之前两次也为他逼出些毒血,但毕竟已经毒发,要想彻底医好必须要解毒。而摄魂散是湘西五鬼几代研制出来的,纵然离殇医术精湛,也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得了的。包拯还在屋外与薛江平纠缠,离殇心中烦躁,一甩手,带着血的银针飞出窗纸:“要想你家先生安然无恙就给我消停点儿!”他厉声道。


    公孙策咳出一口血,离殇皱着眉头看着他枕边的算盘,算珠上猩红的血迹刺着他的心。他反手从医箱中取出一柄精致的小刀,划开自己的掌心,一滴一滴的鲜血落在算珠上,在用内力将算珠上原有的毒血融化,“啊……大人!”公孙策痛苦地低吟,门外想要冲进来的包拯被薛江平撂倒。离殇按上公孙策的手腕,脉搏恢复了些许,他长出一口气,擦掉算盘上的血迹,放回公孙策枕下,处理好自己手上的伤口,大步走向门口,打开门:“进来吧。公孙先生还很虚弱,大人可以陪陪他。”


    包拯一把推开薛江平和离殇冲进了屋内,离殇一个踉跄就要摔倒,被薛江平一把揽住,他看着离殇手上的伤口,已将事情猜了个大概,扶了离殇回房躺下,忙取了凝神丹送到他口中。


    包拯扑到公孙策床前,看着面色苍白的公孙策,眼泪便开始在眼眶中打转,“大人。”公孙策露出温柔的笑容,“学生没事。”“先生!哇……”包拯抱着公孙策大哭起来,惊地展昭等人以为出了什么事忙过看来。公孙策抚着包拯的背由他哭着,这段时间积累的压抑烦闷总要有个适时的发泄,别看包拯平日里大大咧咧,心思却很是细腻,与公孙策相交这段时间,早就认定他是生命中亦师亦友至死不离之人,刚刚以为自己差点便永远见不到自家先生,情郁于中不能自己。


    薛江平看着自家公子睡下,离殇并非凡人的事情他一早知道,离殇是由一位先贤的鲜血溅在腊梅上,凝天地悲恸与浩然正气,转世而生。虽然他看上去与凡人相仿,逃不过生老病死,但他的血能解百毒,能感应出天地间一切与凡人不同之物,更能超脱轮回,他在人间一世,不过是渡劫罢了。薛江平轻叹一口气坐到离殇床边,自己一个凡人,又能陪的了他多久呢。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