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46)



第四十六章   取证


    公孙策看得仔细,老板娘说出“沾衣楼”时,尹杰便一个哆嗦,紧张地偷偷瞄着老板娘,而她说出“红袖”时,尹杰惊怕得更厉害了。“民妇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派人四处找寻。”老板娘接着说,“最终发现了红袖的尸体和一柄十字剑。”老板娘一挥手,便有人抬着蒙了白布的尸体上来。



    “陈琪!”尹杰惊叫着跌坐在地上,“你……你言而无信……你丧心病狂。”他挣扎着扑上去,却被张龙一把拎着衣领按在地上。“红袖……红袖……”尹杰嚎啕大哭,“陈……陈琪……我与你势不两立!”陈琪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冷眼看着一切:“包大人这是何意?凭一具尸体和一柄剑便想定本官的罪?”“陈琪……你佩着我送与红袖的玉上堂,就是想用她威胁我不要供出你来。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为何还是不肯放过红袖!”尹杰声嘶力竭地喊着,绝望与悔恨交织在心头。


    “你说这块玉?”陈琪拿起腰带上系的玉佩,“这是前段时间我去沾衣楼,一个婊子送的,至于叫不叫红袖,我可不知道。”陈琪笑着解下玉佩,随手撇在地上,玉佩和尹杰的心一起碎裂,“大人……我招,我都招,之前说的都是实话,是陈琪……都是他指使的。”“包大人!”陈琪高声道,“还真的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说话颠三倒四的罪人吗?”


    “陈琪!你以为真的没有人治的了你的罪!”包拯大怒。“谁!谁能证明?”陈琪与他针锋相对,放肆笑着没有丝毫忌惮。“我!”躺在地上蒙着白布的“尸体”坐了起来。“民女红袖见过包大人。”“红袖!你没死!”尹杰急忙爬过来,拉着红袖的手。“红袖姑娘,将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吧。”公孙策安抚到。“回禀大人,民女本是沾衣楼卖艺女子,几年前陈大人将我赎出来,要我侍奉尹杰,我受人恩惠便只得从命,这些年陈大人利用我盯住尹杰。昨晚陈琪大人突然找上我,说尹杰出了事,要我先离开汴京城,去城外等候。我随他逃到广济县,他突然向我喷出一阵烟雾,我便人事不省了。”


    “后来的事情,便让我来说吧。”老板娘补充道,“红袖跟随陈琪沿地下暗道出去便到了广济县湘西五鬼死的那个木屋附近,她被迷晕之后,陈琪便在木屋旁挖了坑埋了红袖和十字剑。这一切,都由民妇与薛江平亲眼所见。”“陈琪!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十字剑被丢到陈琪脚下,“启禀大人,司空胜前来回报,寻到了从陈琪大人府上通向庆丰年的密道。”赵虎回禀。


    “好!好!好!陈琪,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包拯说到。陈琪一声冷笑:“包拯,你真以为自己能办的了我?”他话音未落,三支追魂针夹着一柄长剑便径直刺了过来,陈琪回身躲开三支飞针,眼看躲不开剑锋,陈琪挑起脚边的十字剑,一个剑花,直取来者咽喉,用的剑法与在湘西五鬼死的屋中火炕下被发现的尸体致死的剑法一模一样。来者旋身停在十字剑前一寸的地方:“好功夫。”



    “你在找死。”陈琪拉下脸来,十字剑在手中上下翻飞,或挑或刺,逼得来者连连后退。他施展轻功,脚一点地,便在撒了白粉的地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足印。“拿到了!”老板娘趁着两人在院中打斗拓下足印,“离公子辛苦了。”她拿着手中的拓印向与陈琪打在一处之人示意。那人闪身躲开陈琪的奋力一刺,摘下蒙面的黑锦,带着笑容看着陈琪,陈琪认出来者是离殇,气急败坏,连出数剑,招招取其性命。


    “不自量力。”展昭看着拼命进攻却总是不能近离殇身边一寸的陈琪,给出了这四个字的评价。久攻不下的陈琪招式稍稍有些急躁,一个再小不过的瑕疵便被离殇捉了正着,下了他的剑。“陈大人的剑法确实应该再好好练练了。”离殇抓了陈琪,迫使他跪在堂下,向包拯一礼,退到一旁。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