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51)


欢迎收看包策大型离婚现场(≧▽≦)

你潇的良心不会痛而且还美滋滋_(:з」∠)_

震感令我以为是猝死先兆,所以我决定今后乖乖早睡早起了(ಥ_ಥ)







第五十一章   离别



    “死包子!你犯什么病啊!”庞籍好不容易才拉扯着包拯回了开封府,向王朝马汉确定公孙策不在府里后,便开始数落包拯,“公孙先生哪儿对不起你了?你要在陛下面前这么说?”他质问着包拯。“你说呢?”包拯抬起头反问道,“陈琪的案子是谁给陛下出的主意?这事你会不知道吗?你们清楚我的脾气,所以合起伙来骗我是吧?”“你,你……你……”庞籍气得颤抖着手指,用力指着包拯。



    “公孙先生想出这样的计策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在陛下面前保全你!以你得臭脾气,要是陛下明旨特赦,你肯定不会答应,但是你动脑子想想,陛下会让你杀了陈琪吗?就算让你杀了,为了给他爹陈可立交代,也为了维护皇家颜面,你脑袋保不保得住啊!还有,我告诉你,公孙先生为人清高,本是不想当这个五品主簿的,要不是为了你,他才不会和陛下妥协,在官府受这份委屈呢!”庞籍生着气瞪着包拯。



    “好,好,好!可真是难为公孙先生了,为了本官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那他想过陛下一道圣旨,要是赦免了其他有罪之人呢?”包拯依旧不依不饶,“公孙先生特意和陛下商量过,各地方审理重大案犯前都会事先向朝廷报备,此事绝不会多牵涉到旁人。你考虑到的公孙先生都考虑周全了,你没想到的公孙先生也替你打算好了,你还想他怎么样!”包拯与庞籍自同年科举始,相交多年,虽然不少小打小闹,但是从没因什么严肃问题红过脸,庞籍真的急起来,包拯毕竟理亏,还是有些心虚,却依然摆出一副狠心绝情的面孔。



    “那你告诉我,我今后要如何相信公孙策!”包拯寸步不让地逼问着庞籍,“公孙先生!”包拯身后的展昭看见了刚刚走进开封府,身子微微抖了一下的公孙策,“公孙先生回来了?今晚有什么好吃好菜啊?”张龙忙转移话题帮忙解围,“先生既然都听见了,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包拯冷眼睥睨问道,“学生……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欺瞒大人,确实是学生的不是,请……请大人发落。”公孙策垂下头,身边人却分明看见他眼眶中噙着的泪水。



    “既然先生与我都难再信任彼此,也不必再合作下去了。”包拯紧咬牙根,坚定而决绝。“大人!”“包子!”开封府众人与庞籍同声惊讶道。“大人,公孙先生为开封府付出这么多,你不能……”“大人,公孙先生也是为了你好,他也不是故意瞒你……”“死包子!你离的了公孙先生是吧?”庞籍直跳脚,“先生咱不理他,来我府上住,保管比这开封府好上百倍千倍。”庞籍拉了拉公孙策的衣摆,一脸认真道。“不劳庞大人费心了。”公孙策绝望地回了屋子收拾东西,开封府一众人与庞籍都追了上来。



    “我走之后,开封府一切便都拜托各位了。这里是一百多两银子,大人俸禄银子本就不多,花钱又不着边际,你们可是要记得提醒提醒他啊。庞大人,朝堂官府中事,还请多提点我家大人。各位,大人便拜托了。”公孙策一揖到底,众人都红了眼眶,“先生能不能别走,开封府不能没了您……”张龙抹去不争气的眼泪,“先生便随我去庞府住几天吧!过几天死包子想明白了,必然是要请先生回去的。”庞籍连忙拦住公孙策,“庞大人的心意在下心领了,在下想一个人四处走走。”公孙策背起小小的行囊,曾经端州重逢包拯,自己也是一个布包,进了端州州衙,而今便也这样离去。



    “我去找大人!”展昭回身便要去找包拯理论,却被公孙策拦下:“大人心里也不好受,诸位便别再为我求情了,既然我与大人已经生了嫌隙,无论如何都是我的不是,请各位体谅大人吧。”公孙策又向众人深深一揖,收拾起自己的心痛与难过,捧着破碎了的心抚慰众人。



     包拯在中堂反反复复开会踱步,他从来没有这般不安,明明是生怕公孙策离开,却又不得不赶走他,包拯觉得自己快急哭了,耳边响着无数声音要他留住公孙策,心底的一点点理智却支撑着他继续演下去,他感到公孙策脚步近了的时候,诚心背过身去,公孙策在他身后,无言地行礼道别,包拯死死抓着自己的衣摆,压抑自己的情绪。







评论(1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