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56)




紫玉公主身世交代,一丢丢包吹的策策~

真是个凄美的故事QAQ

第五十六章   往事


    “公孙先生可知九年前的一场巨变?”紫玉公主坐了下来,哀伤的眼神令人动容,“父王在朝中民间,一直有侠王之称,他公正廉明,重情重义,处事公道,有勇有谋,文治武功,都不在话下。九年前,先帝还在位的时候,契丹攻我大宋,彼时大宋国内,有一批想要拥立父王为帝的官员蠢蠢欲动。父王为百官之首,虽然明确给出了坚决维护先帝的态度,也处置了几名为首官员,但这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以为他是做做样子,在那些人看来,天下是不会有人不贪恋帝位的。



    北疆军情告急,求援的奏章雪片一般洒落在京城,朝中无大将,先帝甚至想到了御驾亲征,却被我父王拦下了,父王向先帝讲了他的作战计划,请兵出关迎敌。父王领了虎符,离开京城到北疆,一路上调兵遣将,最终带领七万将士,力抗契丹十五万大军,还把他们一路击退到容城以北。



     我自幼受先帝宠爱,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皇宫中长大,当时文贵妃的儿子,是先帝唯一的子嗣,若是不出意外,她的儿子将来会成为太子。但先帝上了年纪,他等不及幼子长大,朝中动乱,若是能将父王封为继承帝位之人,父王有为一代明主的能力,定会治理好这个国家,那些想要逼着父王篡位的人也会被堵住嘴。所以,先帝有了拟旨传位于我父王的打算。这样的打算,却很快被文贵妃知道了,她不能拿父王怎么样,却能想办法令我母妃入宫,难为于她。



    此事父王与母妃一早料到,便决定隐忍一时,毕竟父王不在京城,母妃无人照料,文贵妃身份确实是在我母妃之上,也不能太过顶撞,而且毕竟在皇宫大内,文贵妃也不敢太过分的。可是谁都没想到,文贵妃竟然以母妃是前朝公主为名,将她扣压在皇宫之中,又即刻派人抓了母妃近身的仕女,对她们严刑拷打,逼她们交出所谓的证据。这些仕女虽然地位不高,但在王府中也是丰衣足食,自然没收过刑讯,几番大刑下来,又杀了几个人恐吓,便有几个扛不住的仕女捏造了母妃祭拜前朝皇帝,甚至密谋造反的故事,文贵妃便派人按着这样的供词,伪造了将母妃置于死地的证据。



    我当时也在皇宫之中,幸为母妃的师傅所救,见了母妃一面,他本打算将我救出再返回救母妃,却在途中受阻,我与母妃,竟从此天人永诀。文贵妃又暗中派人将母妃被杀的事情告知父王,还说是先帝的意思,她料定以父王对母妃的深情,必然会带兵闯入禁宫,向先帝问个清楚,而父王的士卒大仗之后,千里迢迢归来,定然人困马乏,只需提前要皇家禁军警觉起来,便一定能将父王以谋反弑主为罪名杀死,这样一来,她的孩子,便成为大宋无争的太子。


    万幸的是父王并没有中计,回宫面圣后,心灰意冷地辞官,在母妃最喜欢的江南水乡,修王府建王冢,不再过问朝中的一切,而这位文贵妃不久也在宫中暴毙,其子少了庇佑,重病而死。我便随父王在江南扎根,父王宠溺,由着我这些年四处求索,北疆是父王最后的功业,他放心不下,我便同他来看看。”紫玉公主说的伤情,默默垂泪。


    北方总是更寒冷些,腊月的风,冷得刺骨,紫玉公主便在风雪中,一袭淡紫罗裙,系着厚厚的锦裘,吹着满是哀思的湘妃竹箫。曲终神伤,无声举着伞站在紫玉公主身后的公孙策为她送上手炉,“公主宽心,有大人在,北疆必不会出乱子的。”紫玉公主接过手炉,回身低头向他道谢:“多谢公孙先生,只是今年的冬季,像是比往常更冷些了。”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