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57)




你潇的小私心上线(≧▽≦)人设后续会(较大篇幅)交代~

吃了几天醋,来吃口包策糖呗💝~

契丹案正式拉开序幕~一个不到最后一步,猜不到谜底的故事~但是并没有很烧脑呦(「・ω・)「嘿





第五十七章 阴谋


    包拯和公孙策分析着当前北疆的局势,冬季千里冰封,契丹以骑兵为主,断不会选择这样一个缺少水源牧草的季节进攻,而来年春夏之交,草长莺飞,契丹很有可能此时偷袭。契丹虽然派了细作,但只要准备充足,这一战还是有的打的,不过无论何时,战乱总会使生灵涂炭,到头来受苦受难的还是小民百姓。


    雪夜,公孙策被包拯哄着早早上了床睡觉,展昭为了后半宿值夜也已经安寝,紫玉公主房中熄了火烛,包拯踩着新雪回了房。雪,总是好东西,当屋檐上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展昭立刻惊醒,翻身下床拿上巨阙剑,他刚翻个身就意识到不对,整个身子沉沉的,腿像是灌了铅,死死握住巨阙剑,向门口走去,展昭脚下不稳,意识也有些混沌,一不留神便被人一记手刀从背后打昏。


    “大人!”公孙策惊呼着起身,才发现自己和包拯展昭绑在一起,在一驾疾驰的马车中,身边拿着刀,一副契丹打扮的人坐在他们身边。“大人!大人醒醒!”公孙策低声说着,用力顶了顶身边的人,到是展昭先醒了过来,“展大人最好别动。”契丹打扮的人将刀架在公孙策脖颈上,“展大人应该不会拿包大人、公孙先生,还有紫玉公主的性命开玩笑吧?”


    紫玉公主听得清楚,三驾马车与几十匹骏马在沙地上奔腾,看样子是把自己送去契丹,身边人相貌堂堂,锦帽貂裘,腰间坠着契丹国君的玉佩,精致的短刀横在手中,她所在的座驾也是极尽奢华,马蹄踢踏,车中却没有明显的晃动,身边放了暖炉,兽皮的铺装使整个车里暖暖的,“醒了?”身边的契丹人轻声问道,将暖炉上热着的马奶子送到紫玉公主手边。紫玉公主坐起身子,接过精巧银碗,微微皱了眉,咸酸与酒气扑鼻而至,将碗送到嘴边,一饮而尽。“喝得惯吗?”契丹人关切的问,递上手帕,紫玉公主没有接,从袖中拿出自己的丝帕,轻轻擦了嘴。


    “文殊奴有什么话便直说了吧,包大人他们还有政务,放他们回去。”紫玉公主看向契丹人,眼中没有一丝胆怯。契丹人笑了:“不亏是紫玉公主,一眼就看出孤王的身份。”契丹人带着玩味的笑容,直勾勾地看着她。“堂堂契丹狼主,竟用此手段掳人为妻,实在令人刮目相看。”紫玉公主冷冷嘲讽着,不愿与他对视,便将目光撇向一旁。“你本来就该是我的人。我等了十一年,整整十一年。自从当年皇宫宫宴我见了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的人。”契丹狼主耶律隆基,契丹名唤作文殊奴,但自他八年前继位后,没有人敢再直呼其名,他注视着紫玉公主,一往而情深。



    “狼主凭着九年前与大宋叛将签的一纸未经过我大宋皇帝同意的契约,便一口咬定本公主是你的妻子,若是这方法可行,我找位契丹人,签下契丹隶属我大宋的契约,狼主是不是就应该把契丹拱手相让了?”紫玉公主蹙眉看着他。“紫玉你别生气,我是真心喜欢你。当年宫宴上,我见了温柔贤淑的王妃,又见了聪明伶俐的你,便喜欢上了你。不然我也不会在之后退军的契约上,写上要你嫁到契丹的条件。”耶律隆基安抚着紫玉公主。



    “狼主还是称呼我公主殿下的好,你喜欢我,并不代表我便要喜欢你,你用如此手段,不怕我以死相逼吗?”紫玉公主并不吃他这套,一向娇生惯养的公主哪里受过这份委屈。“我当然怕,所以包拯他们一行人陪你来契丹,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七人都要陪葬。”耶律隆基板起脸来,威胁着她。


    “唉唉唉,小兄弟,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放了他们俩回去,我留下来当人质。”包拯向公孙策和展昭努努嘴,强装镇定和契丹打扮的人商量着,“你看,你把我们仨都抓来了,谁去准备赎金啊,你这不是白费这么大力气吗。”“说够了吗?”契丹打扮的人问到,“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割了你舌头!”那人凶神恶煞地看向包拯,用刀比划着,公孙策侧身挡在包拯面前:“不说了,我们不说话了。”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