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60)


挨个虐虐2.0~今日任务完成(*/∇\*)

还有两周就快完结啦(开心ヽ(○^㉨^)ノ♪)

自己扣糖啦~你潇觉得还挺甜的(我一定不是亲妈~)



第六十章   文俊



    “先生怎么知道赵吏是苏州人?”包拯蹭到公孙策身边,觉得来了契丹自己的脑子又不好使了,“他手腕上缠了丝质苏绣绣帕,应该是习武之人防止手中出汗所以系在腕上的,虽然看得出上面浅浅的血渍,但绣线已经洗褪色,可见他很爱惜。他是宋人的长相,又如此珍惜一方苏绣绣帕,我便猜测他有可能是苏州人,苏州话旁人很难听懂,所以便试一试了。”公孙策回答,“虽然此人有可能帮助我们,但要逃出契丹王宫着实不易。”


    “公主毕竟是汉人,狼主可以看看汉人中有没有医术高明的大夫,或许公主还有得救。”国医哆哆嗦嗦地跪在一旁,“朝廷养你们有何用!紫玉公主救不活,你们都去陪葬!”耶律隆基赶走了国医,握紧紫玉公主的手,“紫玉你别怕,我一定请最好的大夫救你。”“文俊……文俊……好难受……文俊陪我……”紫玉公主挣扎着唤着一个名字,“文俊?”耶律隆基觉得有几分耳熟。“对,是这个名字,刚才公主也反复念过这个名字。”赵吏补充道。


    “是他!”耶律隆基愤怒起身,转身向地宫走去,赵吏虽然不知他想到了谁,但还是连忙跟了上去。地宫之外,耶律隆基压低声音:“公孙文俊!”包拯与公孙策面面相觑,文俊是包拯替公孙策取的字,文采风流风神俊朗之意,公孙策的字少有人知,不清楚来者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包拯向公孙策摇摇头,示意他先别出声。但公孙策思索片刻,还是觉得难得有机会,无论如何还是要一试,“我在,阁下何人?”公孙策回应道。


     地宫的门被愤怒的耶律隆基推开,他径直向公孙策扑了过来,包拯意识到情形不对,忙推开公孙策,用自己的身子,结结实实地挨了耶律隆基一拳。“大人!大人!”公孙策看着痛苦倒地的包拯,“狼主是来找我的,有什么能耐向我身上招呼,你别伤害大人!”“好!好!你倒是情深义重!”耶律隆基冷笑着,展昭缚着双手,很快被跟来的赵吏制住,耶律隆基没打算放过公孙策,一拳砸下来公孙策的嘴脸便渗出血来,他咬着下唇,一声不吭,无畏地睥睨着施暴之人。


     “狼主……狼主……”赵吏制止住耶律隆基的时候,公孙策只觉天旋地转,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要不是靠在墙边,他觉得自己坐都坐不起来了,仿佛听见赵吏说了什么“公主”“治病”“大夫”之类的词,大脑还没来得及处理分析,便昏死过去。


     “先生……先生……”公孙策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幽深的山洞,四面漆黑,只有很远的前方有着一丝光亮,他跑过去,但路太远了,磕磕绊绊,似乎光亮处传来微弱的声音,在唤着自己的名字,又像是包拯平日里叫自己似的。那光亮与声音指引自己向前,很累,但前面就是希望,他终于看清,包拯笑着唤着他“先生”的样子,不错,那就是自家大人了,这笑容暖入人心,那么好看,透彻,公孙策想伸手抚摸这笑脸。



     在他指尖将要触碰到的时候,包拯却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拉走了,那笑容消失,变成了恐惧惊怕,“先生!先生!”包拯的身子向后退着,他伸出手来想要拉住公孙策,公孙策扑过去也想留住他,但他扑空了,包拯离他越来越远,公孙策慌了“大人!大人!”他急切地呼唤着,突然觉得石洞将要坍塌,他整个人开始不由自主的晃动着。“大人!”公孙策惊醒,包拯正努力晃着他的身子,“先生醒了!先生终于醒了!”包拯一把抱住他,像是要把他揉到自己怀里。公孙策也紧紧抱着包拯,眼泪不争气地留下来:“大人……”


     “先生感觉怎么样?”抱了很久的两人,终于在展昭的一生轻咳下松了手,包拯关切地问公孙策,“赵吏不知道给先生喂了什么药丸,先生昏迷了快一个时辰了。”“学生没事。”公孙策笑着宽慰包拯,只觉得身上的伤口,有些凉飕飕的,手便不自觉地抚了上去。“赵吏拿来的金疮药,我……我为先生涂的。”包拯低下头偷偷瞄着公孙策脸红到耳尖的模样。



     “公孙先生伤势如何?”赵吏从黑暗中走出来,活像和幽冥一般,“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包拯问道,赵吏没有理他:“紫玉公主还等着公孙先生医治。”赵吏依旧冷冷的说。“公主怎么了?”公孙策忙问。“水土不服,高热不退,已经在说胡话了,国医束手无策,所以来请公孙先生。”赵吏对公孙策做了个请的手势,公孙策点点头,随他去了。“赵吏!你能不能放我们……”包拯试探着问,“你觉得你们逃的出去吗?”赵吏反问。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