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61)



第三个故事大概是个武侠小说(≧▽≦)

我家策策最聪明了✪ω✪

(包子被我丢了,本章未出现)



第六十一章   侍死之人


     紫玉公主病得很重,水土不服是老毛病了,契丹的药不同大宋,公孙策好不容易找到一套银针替紫玉公主疏通经脉,稍稍退了些热,却还是昏睡得很沉。“这都是些什么药?带我去你们的药房。”公孙策闻了契丹国医按他的药方煎出来的汤药,对赵吏和国医说道。“你别得寸进尺!”耶律隆基进来,凌厉地审视着他,“我告诉你,三天之内不能医好公主,我就把你撕碎了喂狗!”“我对公主的担心不比你少,我也告诉狼主,以这种药,根本救不了她!治病救人的事情我比你懂得多,你抓她来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过她活不活得下去!”公孙策控诉着,紫玉公主的脉象,实在与另一个人太像了。



     耶律隆基最终还是让步了,公孙策在两名侍卫的监视下先去了契丹国医药房,又到镇上汉人开的几家药铺买了药。一来一往,将契丹王宫中的道路与守卫摸了个大概,煎了药送到紫玉公主住的地方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耶律隆基还坐在紫玉公主床边,痴痴地看着她的容颜。仕女扶起了紫玉公主,公孙策替她喂了药,再一次诊脉的时候,紫玉公主用指尖轻轻碰了公孙策的手,公孙策不动声色的用手掌盖住她的手指。“公主今晚应该就能退烧,但是体力消耗过度,恐怕不能苏醒,需备着些温热的姜糖水,待她退了热,于她喂下。”公孙策对耶律隆基说到。


     耶律隆基点点头,令赵吏将公孙策押回地宫,吩咐了一旦紫玉公主退了热,立刻通知他与公孙策,便起身处理公务了。这些年冷昊天带兵四处讨伐,契丹国力日渐雄厚,国土不断扩大,要处理的政务也越来越多,虽然冷昊天也帮他分担了不少,但毕竟自己才是一国之主。武将上奏希望扩充军费的奏折他放在一边,每天两三份,已经逐渐摞成一厚沓,像是事先安排好的,每天总有不多不少的几份提醒着自己。耶律隆基今天依然没打算准奏,原封退回的奏折委婉地表明了国主坚定的态度。



     “你怎么现在过来了?”王城外一间不小的院落中,一个系着黑披风身着靛青锦缎戎装的刀客责问一个蒙面黑衣人,黑衣人恭敬行礼:“放心,他忙着政务,不会发现的。”“那丫头怎么样了?”刀客问道。“昏迷不醒。”黑衣人回答。“我听说他请了个汉人大夫?”刀客审视着黑衣人追问。“您是说公孙策?不过是个医术不精,把自己医术差怪在药材不好的大夫,不用担心他。”黑衣人回答。


 
    “好!既然来了,就别闲着,试试新养的死侍吧。”刀客带黑衣人到了院中,打了个响指,从厢房走出两人,前者双目无神,却两眼通红,面无表情,赤裸上身,全身僵直地走在前面,右手死死握着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刃。后者一身白衣,嘴角带着阴森的笑容,他快步走到刀客面前行礼:“可以开始比试了。”刀客把自己的佩刀递到黑衣人手中,向他努努嘴,黑衣人抽刀,轻功一跃,到了死侍面前。


    “你先出招吧。”刀客轻蔑地对黑衣人命令道。黑衣人没有犹豫,纵身跃起旋风一样向前冲,转瞬间以攻出四招,分别刺向膻中穴、印堂穴、咽喉、心脏几处人体最柔弱的地方。但刀锋所至,如刺向铜皮铁骨,只听得“铮……铮……”几声脆响,黑衣人的刀崩了刃,死侍却毫发无损。黑衣人借着向前的力道,收回刀,左手一掌重重得击在死侍的天灵盖上,骨骼碎裂的“咯,咯”声传了出来,黑衣人暗笑,旋身想退回几步,死侍突然双手紧握举过头顶,在黑衣人反应过来之前重重砸下,黑衣人左臂瞬间脱臼,要不是他武艺高超,及时将身子向下,降低肩膀的位置,怕是连筋脉都会断裂。



    黑衣人一个后翻踢在死侍胸口,趁机离开些距离,接上手臂,死侍重重踩着地,向黑衣人扑过来,黑衣人避开死侍的剑锋,死侍却一招比一招快,黑衣人逃得狼狈,只得用刀硬抗,刀剑相接,火花飞溅,黑衣人的刀被深深豁了口子,死侍用手缠着黑衣人的刀刃握住他的手,任凭黑衣人使尽全身力气,都不能挣脱出些许。死侍用力把黑衣人拉倒面前,要看剑锋便要划破黑衣人的喉咙。“停手!”刀客大吼。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