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致幸



萧庭生×元叔

微(梁帝×荀后)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想着写元叔太久了,特别心疼他,在剧里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看了片尾的演员表,也只写的是“元叔”),百度演员表里也没有演员(应该是陕西人艺高海鹏老师,如果有错请一定要告诉我),明明那么让人感动的角色,戏份却少得像是比小透明还小透明,心都碎了QAQ。


      之前在lofter写过预告,虽然只有十个人,但我还是决定be(冷圈何苦互相捅刀子呢,唉😔)(好了,我决定he了,orz就不自己虐自己了),回忆形式,半文言(我错了我写成前半部分文言文后半部分白话了_(:з」∠)_所以前半部分虐,后半部分甜),虽然没看完全剧,但是基本上元叔和庭生互动的基本都看了,在我印象中元叔是很儒雅,又有一丝坏坏的性格(你潇最喜欢啦)。


(因为是表达追思的文言文,所以里面几乎所有形容元叔自己(余)的都是谦词,是非常谦虚的感觉,而回忆萧庭生(先王),表达的是无尚崇敬和感激之情。虽然是从自己跟随萧庭生开始写,但也截取了几个主要的片段,因为写封信是给后人看的,所以心中并没有明言元叔自己对庭生的仰慕敬爱。这大概也是我觉得虐的所在,如果看不懂的地方,或者觉得表达有问题的地方也请斧正。)




文言文预警!!!

私设如山……

(傲娇攻×忠犬受)不是!!!


——————————以下正文——————————



     “余从先王自年少始,逾四十载,力薄位卑,幸得不弃,承蒙错爱,略尽犬马之劳。

      彼时先王与路原、林深皆为军中参将,余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于北疆妄言破敌之策,先王见余一介书生,有些见地,颇为赏识便留于军中,弹指数十载。


      余不善骑射更不通武艺,军中常为奚落,甚觉落寞,先王得知,亲身相教,闲暇之余,朝暮习武,勤学射御之术。先王聪慧,因材施教,余虽鲁顿,亦得精通。


      先王治军严,律己更严,军中武人粗枝大叶,更难体恤,先王虽武功卓绝,体质非佳,余略通医术,晨昏侍候,竟得先王心意,先王恐余抱屈,却不知甘之如饴。


      年复一年,须臾十数载,物是人非,路、林二少将皆马革裹尸为国捐躯①,余得先王庇佑,侥幸不死。先王蒙武靖爷圣恩,封爵长林王,开衙建府,立业成家,余亦同先王入长林府,随侍操持,未敢片刻懈怠。



      先王大婚之日,雄姿英发,豪气干云,王妃凤冠霞帔,闭月羞花,四方宾客来贺,高朋满座,觥筹交错,祥言吉语。余独坐一隅,唯愿吾王平安喜乐。



      至于北疆战乱,先王常备不懈,后世子及束发,常习军政要务,相助先王,余心甚慰。先王大权在握,宵小难免猜度,市井坊间偶有流言,余尝蒙面出手相阻,旁门左道,雕虫小技,不足为先王道。



      先帝与先王兄弟情深,先帝辞世,先王悲恸成疾,余虽奔走求医,奈何心疾难解,先王日渐憔悴,余亦肝肠寸断。世子百战身死,先王悲痛欲绝,与余独处,几番昏厥,不欲为旁人所晓,余痛心自责,平日自恃稍有才学,此时竟不能些许分担。少主当朝,奸佞横行,或欲加之罪,或诛心之论,先王殚精竭虑,保大梁安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先王辞世已近三年,余于梅岭朝暮舞剑奏箫相伴,昔日先王曾言,若有朝一日天下太平,策马同游江湖,亦为妙事,年少戏言,此生竟难相付。


      先王知二公子心性纯真至忠至孝,不欲以庙堂之高相缚,二公子睿智,当知家、国并非不可兼得。



      余自知时日无多,敢请二公子前来,伏乞葬余梅岭山脚,若离了先王,恐,不识归路。”




    “大嫂……”萧平旌看完元叔的绝笔信,已是泪流满面,“我想……将元叔葬在父王身边。”蒙浅雪点点头,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流,向身着文士青衫,手下按着佩剑的元叔的遗体深深拜下。



奈何桥畔

     “王兄?”梁帝拍了拍萧庭生的肩,“等谁呢?”“陛……陛下,臣没等谁,看……看风景呢。”萧庭生磕磕巴巴地回答道。“瞧瞧你。”梁帝笑得露出可爱的大酒窝,“一撒谎就磕巴脸红。”萧庭生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自言自语:“是吗?”“等老元?”梁帝用胳膊肘蹭了蹭萧庭生,一脸开心地问道。“陛下……”萧庭生的脸更红了,低声与梁帝耳语:“陛下怎么知道?”“切~你还有什么是朕不知道的?你不是心里有人怎么会四十多岁才与王妃有了平旌?要不是王妃身子渐差,一定要你留个后,你还真为了他守身如玉啊?”梁帝眯着眼睛向他打趣道。


     “陛下从前可不是这么不正经的。”萧庭生带着几分委屈,突然反击:“唉?陛下是等谁?”“一个我对她好了一辈子,她都不知我是为她好的笨女人。”梁帝苦笑着摇摇头,“您是说荀皇后?”萧庭生问道。“除了她还会有谁呢?”梁帝反问道,冲奈何桥对岸努努嘴,“你家那位来了,快去迎迎吧。”


“我一直等着你……”

“我还担心王爷认不出当年这身青衣呢。”他笑起来,还是如此令人心暖。

“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般少年模样。”他也笑了,一如昔年。

“王……王爷……”

“叫我庭生吧,都这么多年了,还拘泥这些。”

他拉起他的手,走向桥对面。

“庭生……”

“老元,谢谢你……遇见你,萧庭生此生致幸。”





注①:因为路原的死并不光彩,此事至今以少有人知,所以元叔在此写的是“为国捐躯”也算成全了老王爷。



——————

非常感激看到这儿的小天使们~orz

其实我觉得还是有几分虐吧,非常抱歉拆了庭生和梁帝这对,感激喜欢元叔的你们(。・ω・。)ノ♡么么哒~




评论(1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