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64)


如果相爱都是全套,那我们还能相信什么?


第六十四章   诡计


    “先生在想什么?”包拯为公孙策端了茶,被囚的几天十分清闲,紫玉公主发了话,耶律隆基也不再难为他们,包拯便专心照顾起公孙策来。只是似乎见了紫玉公主几次,公孙策便对自己冷淡了些,许是先生尚未痊愈,所以倦懒得不愿多说话,包拯自我安慰着,一如往常在自家先生身边插科打诨,哄他开心。



    “没什么。”公孙策浅浅喝了一口茶,也不知道谁从哪儿弄来的自己最喜爱的竹叶青,还放了些许竹沥液,“我总觉得咱们被绑来契丹,像是个圈套。”“先生是担心此事有汉人在其中搞鬼?”包拯坐到公孙策身边问道。“绑架咱们七人和紫玉公主的一共用了三驾马车,二十多名契丹人,就算其中有在城外接应的,至少也应有十名左右的契丹人前往县衙绑架我们。这样一群人就算分批,也很难在不引起怀疑的情况下离开容城。”公孙策一边回忆一边分析着,“还有,虽然咱们在容城县衙的护卫不如在开封府府衙那般谨慎,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还有展护卫也是昼夜轮替着值守,他们若来踩点,必然会被发现。紫玉公主也是行事低调,进了县衙便没离开过,怎么耶律隆基他们还是能准确无误地将公主擒住。”


    “先生是觉得容城县甚至雄州州府有人联合契丹人把咱们卖了?”包拯看着公孙策问道,“对了!雄州知州是侯长文,当年与先生同期州试的进士。”“侯长文?”公孙策回忆着,好像是听过这个名字,他闭目思索着,公孙策心中有一个无形的算盘,用像是古人结绳记事的方法,将所见所闻也通过算珠不同的排列组合记在心中,闭上双眼,算盘便浮现在脑海中,被记录的记忆也被渐渐唤醒,“我想起来了,他是州试第十名,安阳侯长文,考语是:才思敏捷,引经据典,深入浅出,敦实忠厚,可堪大用。”



    “我见过他,应该是个仔细认真的老实人,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公孙策想着五年前的往事,小公子讨人喜爱的笑脸那样清晰,“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公孙策自言自语道。“啊?侯大人是雄州知州,日子应该不会太差吧。”包拯接了公孙策的话。“谁?我不是说侯长文,以我对懿亲王的了解,他是和很随性的人,处事又十分低调,该不会将来北疆的事情告诉旁的人。”“紫玉公主在北疆只在容城县衙外露过一面,该不会被人这么快认出来的,耶律隆基他们究竟是如何确定公主与我们在一起的呢?”包拯摇摇头,此事依旧不解。


    “宋玉、木钗、京茶”赵吏看着纸条发呆,这“玉、钗、茶”是什么意思?以紫玉公主的才智,这张纸条不会只为了表明身份。赵吏学着紫玉公主的样子,用手指沾水在桌面上写着,“玉”是王字加一点,“钗”是金属交叉碰撞,“茶”应该暗指紫玉公主吩咐自己给公孙策买了竹叶青茶。那么,有一个不应该是王的人要涉及王事,是说有人意图谋反,金属交叉是说谋反之人欲兴兵动武,最后一个字,是让自己将此事告知公孙策。


    “怎么样?”系着黑披风身着靛青锦缎戎装的刀客在暗夜中问向一个蒙面黑衣人,刀客腰间换了新兵刃,却依然是冷峻不可冒犯。“狼主和紫玉公主同处一室,都中了暗香疏影,狼主已经对紫玉公主无法自拔了。这几日连政务都荒废了,只知同紫玉公主赏琴观舞,饮酒作乐。”黑衣人恭敬地回禀。“好!好!好!你去继续盯住隆基,他不是个省油的灯,如果三天内没有动静,你就下药,逼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刀客冷着声音给出指令。


    “紫玉公主似乎对狼主用情很深,她真的会提出劝阻狼主出兵大宋的要求吗?”黑衣人看着刀客问。“你敢质疑我?”刀客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宋人总把面子看得比性命重要,紫玉公主贵地位尊贵,绝不会让自己一点儿价值都没有就嫁到契丹。再说,还有萧正同这个老东西在隆基耳边吹风,不愁他不答应。”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