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65)


全场最佳助攻……紫玉公主



第六十五章   定亲



     “师傅怎么来了,这几日身子骨可还好?”耶律隆基扶着年迈的萧正同进了狼主正殿,一边关切的问。“还好还好,我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倒是狼主,听说您有几天不理朝政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萧正同是耶律隆基的舅父也是他的师傅,三十几岁就随耶律隆基的父亲打下契丹的大半国土,朝堂政务也少不了他出谋划策,老爷子虽然现在已经年过六旬,半仕半隐,却依然关注耶律隆基的国策方针。



     “师傅,我打算娶紫玉公主。”耶律隆基请萧正同坐下,认真的对他说。“大宋懿亲王的公主?”萧正同满是担心,“你真把她掳来了?那,她同意吗?”“是,虽然我是将她绑来的,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我们两情相悦,我一见到她便满心欢喜,我要娶她。”耶律隆基兴奋地期待着萧正同的答复。“她有什么条件吗?”萧正同清楚他的性格,虽然寡淡,却对心仪的对象有着执拗的态度,萧正同到很想会会这个让耶律隆基如此钟情的女子。



     “三日后成亲,于宗庙祭拜天地。”耶律隆基回答。“这么简单?”萧正同有些惊讶,他与大宋的使臣多有交手,深知他们非等闲之辈,紫玉公主是懿亲王的女儿,自然不可小觑,“会不会有些仓促?”萧正同还是锁着眉头,隐约觉得哪里不对。“是我催得急了些。”耶律隆基有些不好意思,“公主拗不过我,便同意了,成亲之后我会放了包拯一行人。”“那狼主可还是打算与大宋交战?”萧正同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我听说冷昊天将军依然在积极训练新军,明年开春与大宋交战是否在所难免?”


     “若是能令包拯他们见识到我契丹军威,让他们回去劝说大宋皇帝每年对我契丹进贡以和解,当然是最好的,但若是他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契丹也有实力打到大宋臣服为止。”耶律隆基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精光,萧正同依然担心着,狼主对大宋公主的痴恋,冷昊天对新军的积极操练,紫玉公主的委身下嫁,最要紧的是耶律隆基自己一点都没意识到危险的逼近,“若是不用兴兵自然最好。狼主若决定三日后成亲,这时间是紧了些,除了典礼事宜,还要加强防卫,千万不能出乱子。”萧正同忧心忡忡地提醒着。



     “狼主真的放我们走!”包拯听了赵吏传的话,激动地问。“是。”赵吏的回答依旧干净简洁,“什么条件?”公孙策有些不安,这个耶律隆基煞费苦心把一众人绑架来,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公主三日后与狼主成亲,之后就放了各位。”赵吏还是面无表情的回答。“什么?成亲!你再说一遍!”公孙策失控地晃着赵吏的肩,后者退了一步,避开了公孙策,解释道:“紫玉公主三日后要嫁给狼主。”



     “不!不可能!是你们逼她的,你们,你们用我们的性命逼紫玉公主的是不是!”公孙策连连后退,摇着头不相信赵吏的话。“公主与狼主两情相悦,她自愿的。”赵吏不愿再看公孙策绝望的神情,胸前交叉的双手垂下来,转身离开了。“不会的!公主是为了救我们……是他们逼公主的……我真没用……都怪我……”公孙策痛苦地蹲在地上,用手锤着自己的头,“先生……”包拯捉住他的手,一把抱住他:“不是先生的错!是耶律隆基,是他!”



     “先生的手怎么这么冷!”包拯突然意识到公孙策过低的体温,当初公孙策中了摄魂散九死一生,包拯那时便开始暗自学习医术,虽然没有师傅教,但公孙策房里的书多少也让包拯入了门。脉搏虚浮,呼吸急促,双眸失神却又严重血丝,“是中了蛊!”包拯大惊失色。“先生中了蛊毒?”展昭也是一惊,俯身查看时发现地上不起眼的纸团,是刚才赵吏走时落下的,“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展昭看着纸团上写的“宋玉、木钗、京茶”问向包拯。


     包拯抱着公孙策,大脑飞速分析着,宋玉是寒凉之物,木钗属木、金,京城位于北疆西南面,八卦中艮位,代表丑时与寅时。“我知道了!”包拯解下身上的玉佩,在房中寻了些木材,取了个银碗,用蜡烛点了木材,将玉佩放在银碗中在火上灼烤,于丑时与寅时交接的半个时辰隔着衣服将烤热的玉佩放在公孙策胸口上。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