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尸王朋友(3)


前文及人设请戳头像,注意避雷~ヾ(^。^*)

官方发糖真好吃(「・ω・)「嘿

暗搓搓地求评论~QAQ

第三章

    楚家傀儡师心法七十二式,而楚千令只传给楚恕之七十一式,楚恕之从来没问过,楚千令也从来没提过,像是师徒二人的默契,楚千令自问有识人断物的眼光,这个徒弟一定没收错,而楚恕之虽然心存疑惑,却坚信是自己修为不够,等有一日自己足够出色,师傅定然会将全部心法传授。

    湘西之行还算是有惊无险,虽然是不得已诛杀了一名报仇索命的恶鬼,但毕竟师徒二人没有太大损伤,只是楚恕之与恶鬼纠缠打斗时,觉得背后阴风阵阵,不经意地分心,险些着了恶鬼的道,好在楚千令经验老道,及时出手镇住恶鬼,又好心将她四散的魂魄收入镇鬼的玉瓶,才救回楚恕之一命。楚千令不满楚恕之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走神,也喜于他精进的武功,返程的一路绷着脸,楚恕之自知有错,路上小心翼翼地侍奉着楚千令。

    好容易回了府,见到楚楚的楚千令总算给出个笑脸,楚恕之被罚跪了两个晚上祠堂,终于熄了师傅的火。他也是一路筋疲力竭,加之以他现在的武功,等闲鬼怪也不敢轻易近身,便没有再留意身后的不妥,只是长明灯的烛影闪烁,印出楚恕之的影子在墙上来回晃动,令人生出些许不安之感。

    次日楚楚与慧之大婚,楚家难得的热闹起来,高朋满座,觥筹交错,祥言吉语,穆府的当家拿了酒来与楚千令长谈许久,两人都已过了争强斗胜的年纪,虽然为了在傀儡师这个职业上两家谁更胜一筹斗了大半辈子,但如今子女都已成家立业,两人也都有隐退的打算,便握手言和,各自退一步,待齐心振兴了这一行业,再分个高下也不迟。

    慧之成亲,有了贤良的妻子,楚恕之也高兴得多喝了几杯,送走来贺的各位亲朋,慧之与楚楚便回了新房,穆府当家摇摇晃晃从楚千令房中走了出来,握着楚恕之的手,感叹有他这么个好徒弟,楚千令真是有福之人。楚恕之见楚千令没有亲自出来送客,便猜到师傅醉了酒,没将穆府当家送出府,就连忙进师傅屋中查看,穆府当家便借着这空档将一个镇鬼的玉瓶摔碎在楚家,顺手破了楚家大门的降魔阵,溜走了。

    屋里醉了的楚千令拉着爱徒的手絮絮叨叨着,屋外被撕开缺口的降魔阵引来了楚家门外几只执念很深的恶鬼,镇鬼玉瓶中魂魄四散的厉鬼又借着阴气凝聚在了一起,祠堂里长明灯的火焰闪烁跳动得更加严重。傀儡师对阴气有着天生的敏感,但楚恕之反应过来的时候局面已经失控,他最先听见的是楚楚的失声惊叫,打开房门的一刹,他也被满院子凶神恶煞的鬼怪吓得汗毛直立,他手中飞快地结了一个卍字符,“慧之!你保护好楚楚!”他说着,迅速打出卍字符,然后飞快地向两人的房间跑去。

    楚恕之不敢想像,多么穷凶极恶的鬼魂才能在楚家,在楚楚这个普通人面前现身,而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与他那一向胆小的弟弟,又如何受得了这般惊吓。楚恕之停在门外,慧之房里的情景令他迁出傀儡线,攥紧双拳。慧之右手紧握着磕碎瓶底的花瓶颈,左手轻撩新郎的红色披风,为瑟缩在床上的楚楚挡住视线,警觉地与面前的三只幽畜对峙,眼神坚定,没有丝毫恐惧,甚至在看见楚恕之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

    精神高度紧张的楚恕之实在笑不出来,他盯着慧之的眼睛,轻轻点了一下头,慧之会意用力将手中花瓶砸向离自己最近的一只幽畜,而后翻身上床护住楚楚,楚恕之一声断喝,傀儡线一出另外几只幽畜应声倒下。

    “去找师傅!”楚恕之和慧之扶起被吓得魂不附体的楚楚离开房间,祠堂的长明灯终于点燃旁边的经幡,顿时火光冲天,“楚家失火了!”附近的人们纷纷提了水赶来扑火,按说当活人聚集阳气重的时候,极阴的鬼魂是不可久留的,但楚家外面不知何时被人布了鬼打墙的阵,前来救火的人们被克制在原地打转。


评论(1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