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尸王朋友(4)

本章部分血腥情节可能会引起不适!

前文及设定请戳头像,注意避雷~

第四章

       楚恕之找到楚千令的时候,他已经在院中筑起法坛,徒劳地结着卍字符,“恕之……”醉了酒没有意识到自己功力被下药克制的楚千令尽力操纵着早已不受控制的傀儡,“为师传授你最后一招心法。”

      傀儡师的血是滚烫的,最后一招叫做“天地大同”,楚恕之近乎绝望地看着楚千令控制傀儡线穿过他的胸膛,艳红的血喷溅而出,在火光的映衬下更加刺眼,带着温度的血洒在楚恕之脸上,沾血的傀儡线失控地扑向院中鬼魂,只要一缠上,鬼魂瞬间便灰飞烟灭。楚恕之终于懂了为什么师傅一直不肯教自己这一招,倒在他怀里的楚千令变得很沉,他这一世,总算不负楚家傀儡师的名号,他想抬手拭去爱徒眼角的泪滴,但他太累了,抬到一半的手重重地坠下去。

      “楚楚!”慧之抱着楚楚,背对着楚恕之,楚恕之觉得心脏一疼,整个心脏像是被人剖出,他喘着粗气,跌跌撞撞地跑到慧之身边,楚楚突然间推开慧之,大步向后退着,楚恕之忙接住撞了自己满怀的慧之,扶着弟弟腰的手,感觉到了一丝温热的液体。楚恕之颤抖着张开手,血,他不敢看弟弟的身体,却见到楚楚令人惊悚地狂笑着,手中托起一个暗红色的心脏,“楚楚……”慧之用尽最后的气力伸手想要触到楚楚,但被上身的楚楚已经完全丧失自己的意识,狰狞的笑容中流下眼泪。

      慧之的生命一点点流失殆尽,楚楚捏碎慧之心脏的时候,溅在她脸上的血映出一个金色的“穆”字,楚恕之用傀儡线勒紧的她的脖颈,窒息说不出话的楚楚用口型告诉了他“陪葬”,意思很简单,只要女鬼不从楚楚身体里出来,楚恕之想杀她,就得杀了楚楚。楚恕之到底还是放开了楚楚,他笑得极凄厉,“穆府……我楚恕之纵然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楚恕之被照得更显凄然,他默念“天地大同”,翻手操控傀儡线,任由它们穿过自己的胸口。心死了,大概也觉不出疼了,楚恕之向后倒去,如同堕入万丈深渊,失去意识前觉得身体一轻,似乎有什么带着自己飘了起来。

      “小郭!小郭!郭长城!”赵云澜总算凭借他镇魂灯和灯芯的一丝直觉找到了伏在断桥上昏死过去的郭长城,沈巍蹲下身,仔细检查着:“他元神出体了。”“出体?”赵云澜有些惊讶,自己身边这都什么妖魔鬼怪啊?本来以为郭长城是特调处里最正常的一个了,没想到居然已经修炼到可以元神出体的地步了。“我觉得楚恕之可能是堕崖了,小郭情急之下不自觉地元神出体。”沈巍站了起来,向上推了推眼镜。

      “堕崖!这么高!”林静不由得惊呼,“慌什么?老楚是千年修行的尸王,又有那么高的傀儡师道行,镇魂灯火已经除尽了附近的妖鬼,他肯定伤不到的,小郭只是元神出体,有老楚在保护他也肯定不会有事的。现在天这么黑,什么也看不见,都先回去休整,明天早晨六点,多带几架无人机来搜寻。”赵云澜虽然嘴上十分镇定地布置任务安抚众人,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楚恕之被功德枷镇了三百年,这才卸下没多久,功力也没有完全恢复,落入这万丈深渊,实在令人灼心。

      “云澜。”沈巍微凉的手覆上赵云澜肩头,“放宽心,不会有事的。”赵云澜心情沉重地点点头,“你太累了,休息一会儿吧。”沈巍轻轻抬起赵云澜的头,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他眨了下有着长长睫毛的动人双眼,赵云澜便被催眠失去意识靠在他肩头。“云澜交给我,你们先带上小郭的身体回去吧。”沈巍恢复斩魂使的装束,将赵云澜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扶住他的腰,移动身形,消失在暗夜中。

      再说郭长城,他被楚恕之托上断桥,又眼睁睁地看着楚恕之坠下深渊,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眼泪冲出眼眶,他伏在断桥上,他知道楚恕之会用傀儡线自救,他想着一定要抓住傀儡线,一定要救他的楚哥,他竭力向下探着身子,执念太深没留神居然元神出体。

       他本以为自己是掉下悬崖,天性使然大声叫着“楚哥……”但他发出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得到,身子也轻飘飘地,并没有向下落的感觉。郭长城晃动身形,虽然太想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但满脑子还是要去救楚哥,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便紧闭双眼跳水一般一个猛子扎了下去,还没等他过了紧张的劲头睁开双眼,就和楚恕之放出的傀儡装了个满怀,更确切地说,郭长城的元神撞进了楚恕之的傀儡里。


评论(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