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尸王朋友(5)





第五章

    要是在平时,楚恕之见了这一幕一定会咬着后槽牙恶狠狠的骂一句“笨蛋!”,可是现在一直下坠的楚恕之有些神志不清,放出的傀儡凭借被主人千年的训练找了一处阴冷的崖壁覆了上去,郭长城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元神顺着傀儡的意念来到了楚恕之的意志世界,也就是跟着楚恕之,回到了他儿时的记忆中。

    楚恕之不知过了多久才醒了过来,他仰面躺在地上,额头、手心和脚背上各自被放了一枚铜钱,脖子上还被系了根红绳,他觉得有些呼吸不畅,想要解下红绳,“不想死的话就别动。”一直扑腾着翅膀的野鸡被扔到了他面前,“吃了它。”一个穿着紫色披风的人坐到楚恕之面前,指着那只野鸡说道。“这是哪儿?我弟弟和师傅呢?”楚恕之不是很喜欢对面人的态度。


  
    “你明明很清楚地记得他们已经死了,你也已经死了。”对面人平静地说,“你最好把它吃了,这丫头还等着你安置。”说着指了指旁边缩成一团的楚楚。“楚楚!”楚恕之摇了摇角落里的女子,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这丫头没死,只是心智失常了,我再说一遍,你已经死了!你什么都做不了,除非你肯听我的话。”

    “我叫将臣,你去过湘西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号,我和你差不多,都已经不是活人了,只不过我修行尸道比你早了几千年罢了。我知道你心中有放不下的事,我也知道你有天赋,只要你肯跟着我修行尸道,我可以替你报仇。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只是拒绝了我,你会立刻变回一具尸体,这个小丫头,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将臣怕是许多年没有和人交流过了,带着闲话家常的口吻啰啰嗦嗦地威胁着楚恕之。

    楚恕之不喜欢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但他还是抓着野鸡的脖子啃了一口,只有死人才能修尸道,鲜血入喉的一刹楚恕之竟然觉得自己尝出了甘甜,他仔细观察了周遭环境,又打量了许久眼前这个人。“你进不去穆府吧?”他突然抬头问将臣。将臣冷着脸愣了好一阵,才挤出一个笑容,“很聪明,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我的确破不了降魔阵,进不了穆府,所以需要你来帮我报仇,作为报酬,我可以教你修行尸道。”

    楚恕之擦了擦嘴角的血,看向楚楚,“我建议你,把这女孩儿送去庙宇,她被厉鬼上过身,戾气太重。还有……”将臣从身后抖出一件黑披风,“你还是穿上这身吧,我可不想让人看见你身上的尸斑。”将臣这话刺得楚恕之心里一疼,他下意识地抚住胸口,可那颗冰冷的心已经不会再跳动了。

    楚恕之葬了楚千令和慧之,也给自己在楚氏祖坟的山脚下一个石洞旁草草立了个衣冠冢,在慧之的墓碑上,他刻上了“楚氏三十五代傀儡师楚慧之之墓”,而自己的墓碑上,只写了“楚恕之”三个字。楚家已经是一片焦土,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楚恕之在砖砺间捡到还燃着微弱火光的长明灯,将它与楚楚一同送到了长生寺,这盏长明灯也因为楚恕之的又一次庇护,得以在而后的数百年间长明不息。

    报仇这两个字,被楚恕之刻得深可入骨,有时候连将臣都觉得,要是楚恕之早出生个几千年,“尸王”这个名头怕是跟自己没多大关系了。至于将臣与穆府的仇怨,他也只提过一次,修行尸道的人,这一世太长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人动了情。千年的孤苦都挨过来了,为什么还要连累了别人,说这话的时候,将臣眼中似乎噙着泪,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潇洒模样也一扫而尽。

    这么多年将臣只对一个女孩子动了心,像是突然有了千年前心跳的感觉,仿佛自己的耳朵都被羞红了,将臣与女孩子两情相悦,女孩子也从没嫌弃过他是一具千年前就已经失去性命的尸体,“她说我对她很好,她也对我很好,便足够了。”后来事情被女孩子家里人知道了,两人本打算瞒着将臣的身份,却还是被人告密,女孩子家里人为了不使两人的感情玷污了家族的名誉,硬是将她封死在了山洞里,任她自生自灭。将臣修尸道,深知只有在人死后七十二个时辰内将魂魄锁进尸体内才有可能令逝者“重生”,但他试过所有办法,都不能及时将女孩子救出来。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