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尸王朋友(6)

第六章


    失去理智的将臣最终毁了那座山,但女孩子的哥哥却突然出现,说他们只是将女孩子封在山中,并没有杀她,是将臣,一手害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绝望崩溃的将臣没有来得及躲闪,被女孩子的哥哥打成重伤,九死一生逃回湘西老家修养。整整二十年,将臣终于等到一个可以为他报仇,除掉害死了心上人的哥哥,也就是穆府当家的人了。“我装作凉薄,对人冷淡,拒人千里之外,便以为能逃的出一个情字。”将臣痛苦地摇摇头,“情字之重,我们付不起。”


    楚恕之到底还是报了仇,他没有亲自动手杀人,而是用楚千令的傀儡一夜一夜地惊吓着穆府当家,最终令他在极度恐惧中写下将楚家害得家破人亡的自首书,而后以傀儡线自缢而死。


    楚家灭门,穆府失传,之后的日子里,傀儡师这一职业彻底没落,江湖上却渐渐流传起一个传说,但凡是被鬼怪纠缠上的,若是善良问心无愧的人家,便可将案情写于纸上,缚于石块上,扔进楚家祖坟山脚下,楚恕之墓旁的山洞中,听见“咚”一声石块撞击木板的声音,便可将案情详尽道来,若一切属实,必会有楚家先祖庇佑,相助摆脱鬼怪纠缠。若是有人曾经作恶,如今被报复,仍不思悔改前来求助,昔日恶行便会昭于天下,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么多年,楚恕之便一直躺在幽暗山洞中的棺材里,若有石块撞上棺材,他便揉揉眼,蹑手蹑脚唯恐出了动静惊了旁人地推开棺材盖坐起来听听发生了什么,然后去查探一番,做出正确的决断。月光洒下来的时候,他便溜达出来在皎洁月光下打坐修行,偶尔会在夜里偷偷潜入医院的废弃医疗器材垃圾箱里翻两袋过期血浆喝。将臣曾好心告诫过他,修尸道的人不能吃熟食,饮血才是恢复体力的最好方式,以活人的血最佳,活物的血次之,最不济才是死血,而像他这般只喝过期血浆的,能保持六成修为就已经不错了。


    楚恕之也不在意,他本就不是很看重这条性命,活着,做些该做的事情,就很好了。他有时也会悄悄去长生寺看看,楚家的长明灯和楚家的宗族牌位被他供奉在那里,有时也会为长明灯添上上好的灯油,也会看着那令人心安的火苗,露出淡淡释怀的笑容。


    楚千令留给他的傀儡,楚恕之片刻不离身地带在身边,数百年的磨练,傀儡也渐渐可以反应些主人的意志。而这数百年来的一切,都被郭长城撞入傀儡里的元神看在眼里,如果不是元神流不出眼泪,别说楚恕之小小的山洞了,就怕连楚氏的祖坟都被他的泪水淹没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除了楚家傀儡师的轶事还在江湖上流传,也没什么其他与楚恕之相关的了,将臣隐居后,楚恕之尸王的名声早就在鬼怪中传开,但他行事向来公道严谨,倍受尊重,也没有什么挑衅的事情发生,他也从来没在乎过尸王的名头。


    直到有一天,楚恕之刚帮一户寡居的老妇人收拾了屋里的恶鬼,还没回到山洞就听见“轰”地一声响,他连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上山,只见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楚家的墓地中把玩着一块玉坠,而他身边慧之的坟已经被炸开,遗物散落了一地。“你干什么!”楚恕之噙着泪怒吼着冲上去,“不要!”郭长城生怕他情急之下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拼命拉住他,但他只是元神,不仅碰不到楚恕之,楚恕之也听不到他发出的声音。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