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尸王朋友(7)




第七章

    “我爷爷说,我李弘是市长的儿子,就应该学会铲平一切挡我路的东西,我炸了它,还找到了这个。”小孩子骄傲地昂着头,伸出手中的玉坠向楚恕之炫耀,像是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成就。楚恕之流着泪看着弟弟一片狼藉的坟墓,一把抢过磕掉一角的母亲留给他两兄弟一人一块的玉坠,“你混账!”他暴怒地抓着小孩子的衣领将他拎起,用力将他推开,小孩子飞出好几米远,狠狠地磕在树干上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昏死过去。

    楚恕之跪在弟弟的墓前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疼,郭长城在他身旁焦急地想宽慰他,但楚恕之听不见他的话也感觉不到他,郭长城觉得这种无能为力的绝望就要把他的心碾碎了。他伏在楚恕之身上抱住他,他的心在与他一起哭泣,也不知过了多久,楚恕之缓缓站起来走向那个孩子,“楚哥,不要,不要!”郭长城用尽全力想要拽住楚恕之的衣摆,但一切只是徒劳,他挡在楚恕之与小孩面前,楚恕之却轻易将他穿过。

    楚恕之抱起奄奄一息的孩子,他好像隐约记得市长家的住处,最终将孩子放在了家门口,他敲了门,而后迅速离开了。

    楚恕之为弟弟重新打造棺椁,镌刻墓碑,整理遗物,清理墓穴,他片刻不停地忙了很久,像是在折磨自己,抑或因为没有保护好弟弟而惩罚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快把郭长城折磨疯了,他明明知道现在是楚恕之最需要他,最脆弱最难过的时候,他也明明就确确实实地在他身边,但他却什么都做不到。郭长城绝望地坐在墓地旁,想着和墓碑说说话,万一他们能听得见呢。

    可惜几百年前去世的人没有听见他的话,但楚恕之的小傀儡却跑了过来,坐在了他身边。郭长城喜出望外,虽然小傀儡给不了郭长城回复,但他却把小傀儡当成楚恕之,碎碎念般地安慰与抚慰。小傀儡跑到楚恕之脚下抱住了他,楚恕之垂下眼眸,把它抱了起来,心下有种说不出的踏实,不详的预感越来越近,他要抓紧时间修复慧之的坟,再去一趟长生寺。他楚恕之从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既然做的出,无论什么结果,他都愿意承担。

    那个叫李弘的孩子死了,家里人请了道士作法,道士说,孩子的伤本不至于致命,但是染上了尸气便回天乏术了。李弘是家里的独苗,位高权重的李家断不会善罢甘休,没过多久就查出此事与楚恕之有关,这孩子本是私生子,出生半年都没办户籍,本已经七岁半,证件上却写着差几天才七岁。

    道士收了钱,要以杀害七岁以下孩童的罪名除掉尸王楚恕之,他买通冥府判官,准备来一个名利双收。

    楚恕之在长生寺恭恭敬敬地为长明灯添了灯油,亲自擦拭了长明灯上的浮土,摩挲着灯座上“镇魂”两个字,又拜托寺院主持照看,了无牵挂地坦然离去,他前脚出了寺门,后脚就被一群阴兵围住了。“我不想再寺院门前动武,寻个清净地方吧。”楚恕之不想动手的,但郭长城急得快要哭了出来,“楚哥你快走啊!他们这群人不讲道理的!别和他们打了,你快跑!我来掩护你!”倒是小傀儡像听见郭长城的声音,一出手就撂倒一个还没站稳的阴兵。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