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尸王朋友(8)


第八章


    楚恕之微微皱了下眉,“也罢。”傀儡线一牵,三下五除二揍趴下围住自己的一众阴兵,他深吸一口气,似乎是留恋人世间的新鲜空气。“我跟你们走,带路吧。”


    “楚哥!楚哥你疯了吗?楚哥!楚哥你不能跟他们走!!”现在别说是三百年功德枷,就算只是三天功德枷郭长城都不忍心楚恕之带,什么法度律令,我只要楚哥!小傀儡似乎真的能听得到见得到郭长城,它不令人察觉地回过身,向他浅浅一揖,而后又飞快回到主人身边。


    跟上他,陪着他,就算什么都做不了,我也要在他身边,郭长城从来没觉得自己会这么努力地争取什么,第一次还是二舅想要将他调离特调处的时候,这大概是这辈子第二次吧。郭长城有些胆怯地拉着楚恕之的衣摆,跟着他由阴兵代领走向冥界,冥府一片肃穆,阴差大多数都戴着可怖的面具,郭长城紧张地咽了咽吐沫,警惕地观察着周边的一切。


    李家请的道士刚走,人类的气息还没有散尽,行贿用的一大箱冥币还大喇喇地放在冥君的桌案上。楚恕之被带到冥殿正堂,“大胆人犯!”冥君一拍惊堂木,吓了郭长城一个哆嗦,“见到本君为何不跪?”楚恕之才把高傲地望着天的目光向下降了些角度,他扫了一眼有些生气的冥君,轻描淡写地说:“你不配。”郭长城笑嘻嘻地偷瞄了楚恕之一眼,他觉得楚哥说得挺有道理的,楚恕之是千年尸王,冥君是个什么鬼?自是不配楚恕之跪他的。


    “你!你好大的胆子!给我让他跪下!”冥君手下的判官狐假虎威地命令道。堂下的几名阴兵脑子还没转过弯来,腿就先听命地向前迈了一步,楚恕之微微转头,一个冷得摄人心魄的眼神终于令不长脑子的阴兵们想起刚才在人间被楚恕之打的满地找牙的情景,为了不在冥君面前来一个情景再现,几名阴兵又乖乖地把腿退了回去。


    “罢了罢了。”冥君不耐烦地挥手打发了阴兵,“楚恕之,杀人者死,你既然来了,就应该知道是来领罪的,本君判你以性命抵罪,你可心服?”冥君说出这话心里也没底,他知道以楚恕之的能耐,就算把冥府闹翻天自己也拿他没辙,不如就赌一把,赌无论自己怎么判,一心赎罪的楚恕之都会领罪。


    被镇魂令封印过的铁索加身,楚恕之已经无路可退,他也从没想过逃,也许是时候了结了,楚恕之反倒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一旁的郭长城喊哑了嗓子,他觉得哪怕楚恕之有一丝感觉,知道他的存在,就一定不会这样束手就擒的。“什么破东西?”冥君走过来夺过被捆成粽子的楚恕之腰间的傀儡,随手丢了出去,“你别碰它!”楚恕之愤怒地挣扎着,“没用的,楚恕之,你谋杀幼童,论罪当诛,乖乖受死吧。”冥君得意地笑着,笑得令楚恕之觉得恶心,恨不得踩烂了这张脸。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