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尸王朋友(9)





第九章


    “呵,好一个论罪当诛。”楚恕之的傀儡没有摔在地上,而是稳稳地被一席精致黑色披风的斩魂使接在手中,他抬眼看了看冥君,哂笑道,“倒是本使记性差了,敢问冥君,冥律四百七十三条,哪一条写了杀了七岁以下的孩童就要论死罪?楚恕之虽然确实误伤幼童,但个中原委本使已经向冥君交代过了,难不成如今这冥府,全由冥君一人说了算!”斩魂刀虽不在手,但斩魂使身上的杀气也已经慑得冥府的小鬼们低着头连退数步。


    “斩魂使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有着极强求生欲的判官忙出来打圆场,“此事是我们疏忽了,是我们不对。可是您看,这楚恕之非人非鬼,人间的法律束缚不了他,地府的规律也制约不了他,这可如何是好?能否请斩魂使大人定个章程,我们照做就是。”“对对对,这事儿是我们做错了,楚恕之就有劳大人您发落吧。”冥君顺坡下驴的本事实在是无耻之极,一句“疏忽”就把差点儿杀了人的过失糊弄过去了,斩魂使也懒得费心跟他们在此纠缠,略略沉思,便道:“令楚恕之跟从镇魂令令主差遣,以三百年为期,可减不可加。诸位以为如何?”


    在场的是个鬼都知道,斩魂使哪句“诸位以为如何”根本就是句客套话,意思是“就这么定了,有意见憋着。”偏偏不长眼的判官多了句嘴:“楚恕之毕竟是尸王,不如给他戴上功德枷,以防万一?”判官抬眼看见斩魂使黑成锅底灰的脸色,声音越来越没底气,“这样也好,斩魂使大人请放心,这三百年我必力保镇魂令周全。”楚恕之浅笑着插了句嘴,向斩魂使深深低头示意。“就这样吧,人我带走了。”斩魂使冷着脸,一抬手,楚恕之身上的铁索哗啦啦的落到了地上。


    “谢过斩魂使大人救命之恩。”楚恕之被斩魂使带出冥界便要拜他,“我不是为了救你。”斩魂使扶起他,“若法度不严,如何治理冥界,你本就罪不至死。只是这功德枷……”“这没事的。”楚恕之转了转被锁住的手腕,“不过是压制些我的功力,不碍事的。”他不饮人血,功力本就只有六成,再被功德枷拘束了手脚,能使出三四成就不错了,只是在冥府,他看得出冥君对斩魂使虽然恭敬,却并不是心悦诚服,能保住一条命楚恕之已经很知足了,他也不想斩魂使再为功德枷的事与冥君争执。只是没想到,功德枷,一戴就是三百年。


    被沈巍安置在驾驶位的赵云澜侧了个身,驾驶座虽然被放倒,但毕竟不如床上舒服,赵云澜的大长腿向前一伸,就触到了什么肉乎乎的东西,没睡醒的赵云澜觉得触感很好,就来回蹭了蹭,一旁副驾驶座位上的沈巍带着宠溺笑容把这只“咸猪脚”从自己的大腿上拿下去,放在了膝盖上,轻轻按摩着。“沈巍,你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啊。”迷迷糊糊的赵云澜咂咂嘴,他觉得自己真是修了一万年的好福气,上天才会把沈巍还到他身边。


    “车上有八宝粥,你先吃些东西,一会儿林静他们就拿着仪器来了。”沈巍轻轻拨开赵云澜的刘海,却令赵云澜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他钳制住沈巍的手,将他揽入怀中,“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又要消除我的记忆了。”“对不起,对不起云澜……我……”沈巍难过得不知所措,软软甜甜的声音撩拨着赵云澜的心,他吸吸鼻子,轻轻咬上沈巍白嫩的脖颈,“云澜……”沈巍有些紧张,但还是紧紧地抱着赵云澜,得寸进尺的小澜孩在沈教授脖子上种了一颗可爱的草莓。“喵呜……”一个黑团子砸到车顶,发出慵懒的叫声,吓跑了空气中的粉红泡泡。


    林静的无人机已经调试完毕,沈巍又披了赵云澜的冲锋衣下了车,从车顶跳下来的大庆刚好看见沈巍脖子上新鲜的草莓印,“嗝”我好像吃了一大口狗粮,大庆腹诽着,劳资是猫啊!高贵的猫界霸主,怎么会吃狗粮。令大庆炸毛的是赵云澜接下来的举动,他拿了郭长城的笔记本凑到大庆面前,“你闻闻这个味道,看看能不能找找人。”喵的!劳资是猫啊!是猫啊!你家猫能顺着气味找人?嗯,好吧,好像,也是,可以的。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