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孟】往生 (二)


二.白菜猪肉炖粉条


       人间和地府相交之处往往在五行八卦之中,天地风雷水火山泽。于是我带着这两个游魂向怒江走去。失了人魂的龙文章一步三回头走的磕磕绊绊,直到远处的孟烦了消失在视野中,“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再插手凡人生死,代价不是你能负担得起的。”我看不清这个人的来历和过往,但一个能用定身咒定住黑无常的人,说实话我并没有把握赢他。“谢谢你啊!”他抬起头与我对视,枪响之时我将他的七魄强行封在了躯壳中。一方面是因为这种借尸还魂的亡灵一旦魂魄出窍,尸体会瞬间化作一堆枯骨,我还不想闹出这么大的灵异事件给自己找麻烦。另一方面,使他的魂魄分离,能大大降低他的能力,方便我对付。



       他并没有再对我动手的意思,半晌问我要了根烟。我将鬼头刀立在地上,摸出根前两天从一个卖烟的小女孩处买来的三炮台,默念心诀,借来风火,将烟燃了。香烟顿时出现在他手中,他眉毛一抬,露出几分喜悦之色,“果然,没有姓名也能将东西送到他们手上。”他是借我之手想要验证之前给那些牺牲将士烧的金银衣纸有没有送到他们手上。但我心下不悦,总觉得自己仿佛又被人戏耍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心烦是因为害怕,我害怕这个能看透人心,操控魂魄的人做出什么我控制不了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试过去信任一个人,这么说起来,孟烦了要比我幸运的多。



        我暂时不打算刺激那个暂时被称为龙文章的男人,要先带他进酆都城,那里才是我的地盘。过了怒江,小胖子的脚步慢了下来,“肚子饿了!”他低着头,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我撇撇嘴,想告诉他亡魂是不知道饥饱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来,“前面有家铺子,有白菜猪肉炖粉条吃。”



        现在铺子的掌柜是个约么三十多岁的男人,带着一个在地府外面徘徊半天的十六七的男孩。男人来地府的时候衣衫褴褛,路上捡的男孩也浑身是伤比他强不了多少。酆都城入城第一家铺子就是这儿,原来的掌柜是个黑心老板,见了这两个人的模样就想往外赶人。然后就看男人从身上各个口袋里变戏法似的往外掏钱…直到买下这家铺子,成了新的掌柜。



        “迷龙哥,俺不去投胎,俺跟着你,嘿嘿…”男孩憨憨的笑着说。“哪有你这样的,赖上我了这是,我在这儿赚钱等媳妇,你跟这儿捣什么乱…”迷龙最后还是留下了小豆饼,他欠他的,这辈子要还清,东北佬不喜欢纠纠缠缠的恩怨。



        豆饼在城门口守着个茶摊,一文钱一壶茶,可以拼桌,只要一桌有一个人付钱就行,生意出奇的好。迷龙把铺子倒腾了倒腾,每天快中午炖上一大锅白菜猪肉炖粉条,那味道香的,守城门的鬼差口水都止不住。门口的摊子上摆上了女子用的梳妆镜,男子的草鞋布鞋,还有些治常见病的草药。配草药方子的是个卷毛老头,眼里总是哀伤无神,在门口立了个“代写书信”的牌子。



        按理说,入了酆都城的鬼怪,无论是留在酆都城还是轮回投胎,都得喝过孟婆汤,忘却前世今生,一切重新开始。但是好像迷龙在经营方面天赋异禀,不到一个月,以前总是半死不活的铺子就被他经营的风生水起。每天夜里子时到卯时,如果铺子外边点上一盏黄灯笼,那么铺子里必然买些市面上不容易流通的“黑货”。



        迷龙的猪肉炖粉条不是卖给所有人的,开店的是他,他讲合眼缘,有时候他会接济看上去很久没吃过一顿饱饭的灾民,有时候会分给牺牲的士兵,而哪些看上去有钱有势的,间或他心情好,会随便在碗里放上一瓶卷毛兽医配的药,然后盛上一碗菜,端给哪些吸人血的家伙们。“没事儿,你放心,死不了。”他看我在路对面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地看着他的店,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到,“怎么样?有什么好烟给兄弟弄两条来?价钱好商量。”



        于是进了酆都城,我就看着这两个饿鬼狼吞虎咽的吃着迷龙做的猪肉炖粉条,还看见龙文章脸上大滴大滴的眼泪掉进碗里,我把烟盒放到迷龙手里,看着他从菜单上永远的擦掉了这道菜。



(TBC)


(圆了团长和克虏伯没吃到白菜猪肉炖粉条的遗憾)



鸽王本鸽了orz

(8天之内一定更新!!!)

【团孟】往生(人物设定)


第一人称视角下,“我”是掌管三千鬼差的黑无常范无咎,在地府被尊称为“八爷”,心思缜密,有勇有谋,为人洒脱侠义,和孟烦了的前世有渊源。


孟烦了,前世为**在地府任职,转世为史今,前世和在世的龙文章恩怨纠葛,每五百年从地府转世在人间三世,转世时失去从前的记忆,游历人间为了找寻龙文章还清恩怨。


龙文章,在世时姓名不详,家传为招魂人,有通灵之能,生卒不详,死后借尸还魂,成了自我放逐千年孤魂野鬼。在世时与孟烦了有难解之情,虽然游荡千年记忆逐渐消散,但还是在看到孟烦了的一瞬间想起了一些前尘往事,一心想要救孟烦了。死后转世为袁朗。



【团孟】往生 (一)



一.刑场



酆都城,无常殿,三千鬼差,十阴帅。



离开工的时间还早,我拿着手中的名簿先去茶摊听了段书,这些年连年征战,枉死在这片焦土上的冤魂比以往百年还要多,地府的工作量激增,我们这种小头目也得亲自出马勾魂摄魄收拾残局了。



我摇摇头,捏了个炒花生到嘴里,名簿上的人叫“孟烦了”,25岁,死于伤口感染引发的急性败血症。这年头抗生素紧俏,这类小兵卒子缺医少药,失救而死的不在少数。年岁不大,有些可惜了。



外面又开始下起雨,西南山林潮湿粘腻的天气真叫人憋闷,我抓了一把花生,擎着伞走入雨中,当了一千年的黑无常,我还是不喜欢这种捉鬼的差事,自以为看惯了生离死别,但总还会觉得心里堵得慌,郁结难舒。



刑场就在不远处,周围都是当兵的,像是要处决什么人,呵,笑话,刑场不是杀人的地方难道是生火做饭的?我想笑却笑不出来,压抑肃杀的气氛将我裹挟,目光一一扫过人群,即将被处决的男人以极其平静柔和的眼神望着对面一个羸弱的士兵--孟烦了,那是我即将要带走的人,他身上的生气即将消散殆尽,像是仅凭一口气吊着他那条不值钱的命,他面色惨白地站在那里,破烂的军装竟然被他穿出了几分板正,他和身边的几名军士显然在不久前经历了惨烈的战役,这让他们在一群衣着笔挺的正规军中格格不入。



巨大的压迫感是从他对面那个男人身上传来的,有着如此强烈生气的灵魂,他向我看过来,目光交汇间我竟然看不到他的未来,他的死亡。但他看得见我!这个念头让我不由得脊背发冷汗毛直立,他不是生魂。一个亡灵,借尸还魂还活的这么有生气。鬼头刀在手,我开始有些庆幸今天出任务的不是地府的那些小卒子,他像是很疲惫的眨了下眼,目光转回孟烦了身上,满是悲悯。



“以血为誓,天地为证,人鬼为契,宗族庇佑,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龙文章以招魂人的身份立了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契约,是要险些被我带走的孟烦了继承他招魂人的身份,享祖上福泽庇佑,长命百岁。但是他忘了一件事,契约生效后他便成了孟烦了的契人,而孟烦了需要对他负责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他超度。



人有三魂七魄,通俗点说,魂是精气神,控制心性和思维,而魄是筋骨,控制行走坐卧。人死以后,魂会被地府的鬼差带走,评断一生善恶后,或入轮回,或下地狱。而魄,往往会在人死后脱离肉体,而七日之内消散。有通灵者,可用秘法将魄压制在尸身之中,长达半月之久,而后带领尸身归乡,是谓赶尸人。而横死或客死他乡之人,灵魂上常带怨气,怨气不解,罪孽不消,若无人指引方向招其归乡或者没有被鬼差带走入轮回,便会沦为孤魂野鬼。而为灵魂指引方向的,就是招魂人。



招魂人可以与濒死之人立下契约,使其成为契人,为招魂人所用并得以延续性命,契人说白了就是招魂人的奴役,其功过善恶都全在记在招魂人头上,除非招魂人离世,契人一般是不会被鬼差带走的。



当我回过神来,或者说当我意识到自己中了定身咒时,即将被处决的男人已经将孟烦了摄魄,控制了他的言行举止。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人结契,而后令我怎么也没看明白的是,他再一次与孟烦了结契,将主仆的身份调转过来。也就是说,第一个契约他救下了孟烦了性命,第二个契约他令孟烦了承袭他招魂人的身份,和一世的功过。



而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火药放入一枚空弹壳,将枪口对准自己扣下扳机…



我听到了两声枪响,林中鸟兽四散而逃,我手中名簿上孟烦了的信息消失,多了两个自杀身亡的名字,一个叫“时小毛”,另一个是“无名氏”…



我无名火起,气不打一出来,先捆住了那个怔怔的小胖子,而后走到那个正一副滑稽的柔情似水的样子,给孟烦了拭眼泪的人身边,看他轻声对孟烦了说道:“烦了,你是希望的妖孽,试试让死了的人活在你身上,活下去!”“充满阳光和希望的活下去!”后半句话是我听见了他的心声,我皱着眉,看他把三魂中的人魂艰难的抽出来,附到了孟烦了身旁的那条狗身上。然后我极不耐烦的一把揪过他的衣领,把这个残缺不全的灵魂和那个小胖子绑在一起。




TBC…



(坑品极差,随缘更新)

【团孟】往生(序)


看各种花絮剪辑就已经被被团孟虐的肝疼了,实在不敢看剧,打算写团孟/袁史/段张三生三世,第三世可能是背景架空加一些自己的世界观(哨向可能,没太想好)…

然后因为最近在肝毕业论文就先放个引子,坑品极差,经常挖坑不填,谨慎入坑orz

麻麻团孟太虐了QAQ



(零)


我念了八万一千遍往生咒,只为今生与你一面之缘



“以血为誓,天地为证,人鬼为契,宗族庇佑,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龙文章以招魂人的身份立的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契约,是要险些被黑白无常勾走的孟烦了成为他的契人,享祖上福泽庇佑,长命百岁。但是他忘了一件事,在他死后,招魂人的身份互换,他便成了孟烦了的契人,而孟烦了需要对他负责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他超度。


此刻龙文章正烦躁地坐在森罗殿的石级下挠着头,他刚和张嘴不说人话的十殿阎王交涉未果,对方十分笃定他现在已经成为孟烦了契人这个事实,并且因为他罪孽太深只能由招魂人为他超度,不能送他会阳间。“那如果我不入轮回呢?是不是他就不用管我了?”“招魂人需要对契人负责,如果他任由你堕入地府,于他也是一种罪孽。”“你大爷的!”


龙文章现在很后悔,他恨不得回到二十年前把那个开小差不听他老爹讲那些晦涩难懂的如何做一个招魂人的方法的小龙文章按在地上胖揍一顿。他看到黑白无常要带走孟烦了的时候确实慌了,关于招魂人的零星记忆让他想起结契可以令魂魄还阳,并且在招魂人去世以后,契人还可以继承招魂人的身份,他发誓他只是想让孟烦了好好活下去,没想给他找这么多麻烦。


“契人和招魂人心意相通,他魂魄抽离之时浑浑噩噩的听到你的誓言,便和你一同念了一遍,于是便以招魂人的身份,和你结了契。”


“那现在怎么办?”


“祈求他长命百岁,在死之前为你念够八万一千遍往生咒,为你超度。说不定以你们今生的缘分,来世还能得以相见。否则你将魂飞魄散,而他也必遭天谴…”


“大爷的!”




(注:招魂人与契人结契有点类似于灵摆赵吏和冬青,但是招魂人需要是一个活人,契人是一个濒死之人,结契后如果是普通契人可以还阳,如果契人罪孽太重不能还阳,需要招魂人将其超度,使契人得以轮回。)


【毅花】耳朵不会说谎


(又名:关于玲花不小心在曾毅面前现了原形并“咩”了一声这件小事


2K短打,毅花bg,都是单身,双向暗恋,兽化预警?!时间在2008年春晚彩排前夕。



兽耳设定:


1.成年人在对另一个人心动达到一定程度后会长出和自身性格相匹配的兽耳,兽耳状态下的人们可以通过嗅觉辨别对方的动物种类。

2.一般来说,心思沉重的人能更好的控制兽耳,而感性活泼的人不容易控制兽耳。

3.只有双方两情相悦的情况下,才会完全兽化。

4.在没有结♂合♀以前,由于情绪剧烈波动,很可能突然在心仪对象面前表演大变活人(突然完全兽化)。结合后能有效控制兽化和兽耳的变化,做到自由切换。




傲娇腹黑 云豹 毅*直球可爱 犬羚 花



…………





年底的北京格外寒冷,曾毅紧紧贴着暖气,享受着北方独有的温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猫科动物的属性展露无遗。“花儿~”他的搭档已经进化妆间一个多小时了,曾毅被暖气烤的整个人惬意得都要睡着了。花儿今天的衣服真好看,驼色的风衣衬得她身材高挑,雪白的羊绒帽子,看着手感就特别好,让人忍不住想上手rua一下,还有红扑扑的小脸蛋,看上去好软好可爱…曾毅点着头打瞌睡,周公以玲花为饵想要钓他入甜蜜梦乡。





化妆间的门“咣!”的一声被打开,玲花风风火火的走出来,“要迟到了,快点儿候场了。”云彩女士从曾毅身边匆匆过去的时候仿佛带了些草原的气息,曾毅深吸一口气,一定是因为她那顶羊绒帽子,大步流星跟了上去,“你不是化好妆了吗?怎么还带这个帽子?”他才不会说自己是过于向往毛茸茸的手感,这太有失天蝎座高冷腹黑的气质了。“头疼…”玲花颦着眉,堪堪躲开曾毅覆上她额头的手,最近头疼的事情好多,怎么自己会先冒出耳朵呢?





曾毅慢下脚步和助理交代让备好姜茶和一些缓解偏头疼的备用药,等他们彩排结束就给玲花服下,想起玲花怏怏的神色和红的发烫的脸颊,得先让她好好睡一觉才行。





另一边云彩女士还皱着眉不开心兽耳的事情,是只软绵绵的小犬羚也就罢了,怎么还能比曾毅提前冒出来呢?而且我耳朵都冒出来这么久了,曾毅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呢?他…不喜欢我吗?





舞台上曾毅担心玲花的身体状态,目光跟的紧了,玲花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嗯?!怎么玲花的帽子突然动了一下?!曾毅轻轻的嗅了嗅,是好吃的小羊羔的味道!!!不是,是香甜的小羊羔!!!不是,是…算了不想了,原来是长了兽耳!怪不得把自己裹的这么严实。所以刚才,小羊是在使小性子吗?曾毅嘴角止不住的扬起来,他将目光转向观众席,卖力唱歌,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免得头上大猫的耳朵突然支愣起来。





彩排结束曾毅心情大好,凤凰一贯高水平的发挥让节目组无可挑剔,玲花的心事似乎更重了,曾毅挠了挠头,看着助理给到玲花手里的止疼药,自己好像是很有责任帮玲花医头疼的。





曾毅打发了助理,把玲花安顿在沙发上,看她低头喝了半杯姜糖水,一直躲着不和自己对视。玲花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曾毅炙热的目光总会让她大脑一空,连肌肉记忆的歌词都忘的一干二净,更何况那些到嘴的漂亮话。





“花儿,你最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曾毅蹲下身,平视玲花。“没有…我就是有些不舒服…”玲花解释的磕磕绊绊。“我还不知道你,一紧张就偏头疼,睡不着觉,熬得眼睛这么红,都成兔子了。”坏心眼的大猫趁人不备将手放在玲花头上抚了抚软乎乎的羊绒帽,手感真的一级棒!云彩女士被突如其来的摸头杀惊的一个激灵,曾毅顺手取了了她的帽子,一对洁白的犬羚耳朵便弹了出来。曾毅扶着玲花的肩,让她看向自己,“所以你不开心,是觉得自己比我先长出了兽耳?”曾毅牵着玲花的手摸到自己的头顶,一双背面纯黑,内里金光的猫耳便露了出来。“其实刚来北京没多久,我就长出兽耳了,只是那时候我觉得一个“被签约”的曾毅配不上你。”曾毅苦笑了一下,“所以我一直追着你,这么多年,我想站在你身边,衬得上你。”





“花儿,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我有能力与你分担,和你并肩,可以爱你,守护你了。”曾毅将玲花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可不可以给这只大猫一个机会?给他一个呵护你一生的机会?”玲花有些想哭,她噙着泪,泯着嘴,点点头,“我还以为你会喜欢那些犬科动物…”曾毅双手抚着玲花的脸颊,轻轻一吻。扑面而来的气息让玲花突然有些紧张,“抱…抱…抱…”,曾毅笑着,将爱人环在怀里,只听得“嘭”的一声,玲花变成了一只小小的犬羚,在沙发上瑟瑟缩缩颤抖着发出来“咩~”的一声。





“原来你说的是豹啊。”曾毅坐上沙发,捞起犬羚在怀里,“云豹,体积可小了,别害怕啊,就是一大猫,毫无威慑力的。”“咩~”怀里的犬羚哀嚎一声,“我信你个鬼,天蝎座没一个不腹黑的!”





后来呀,在大猫怀里过于舒适的小犬羚很快就睡着了,为了避免舞台上两人对视控制不住兽耳的情况,曾毅向导演组提出了新的舞台形式,毕竟是当红舞台总监出手,很快就和导演组定下了后来双人以行车的演出方式。曾毅和玲花在一起的消息也不是秘密,一众女生助理都觊觎于小犬羚毛茸茸的小耳朵,再后来据知情人士透露,云豹也是豹啊,体积小也不能把他当猫啊,老虎不咬人你也不能当他是Hello Kitty啊,就…杀伤力极强。





反正这事云彩女士是不信的,小犬羚蜷缩在云豹怀里,享受着舒舒服服的舔毛服务,这么温顺的大猫,怎么能说是肉食动物呢。





END



肉食动物云豹和大眼萌犬羚



(来自对毅哥天蝎座执念很深的本腹黑天蝎座♏️。

我真是,写论文要有这速度就好了orz。

看在我不务正业的份上,请给我一键三年~(滚去上课了QAQ)


(希望我以后能)好好恰饭(✪▽✪)@一别经年 来看我的厨艺~

好聚好散~


谁敢欺负这个崽@崎淮 我一定扛着40m大刀鲨回来~


江湖再见~晚安,好梦(。・ω・。)ノ♡

funny mud 屁 ,劳资不伺候了…


山高水远,江湖再见~


axiao1903,有缘再会!

1/3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