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38)


欢迎大家收看今日说法现场直播的“名侦探公孙策”特辑~


第三十八章   暗道



        “果然是他!还好有睿智的先生。”包拯笑着看向公孙策,他举扇低眉,一举一动都让包拯心安踏实,“五年前陈琪确实去户部借了笔巨款,不过上个月粮价上涨没多久,他就一次性还清了。去户部借钱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户部怕已经还过钱的官员被查出来借过钱难堪,所以每月都会重新誊抄账簿,将还清钱的官员从中抹去。虽然已经没有之前的借款记录,但是由于数额巨大,还是有户部官员记得的。”“是时候去一趟庆丰年了。”公孙策摇开折扇,满怀期待地看着包拯。


        开封府一行人来到庆丰年门口,王朝马汉暗中跟了上来,司空胜突然出现在展昭身后,立刻被飞了一记眼刀:“南侠火气别那么大嘛,偷偷告诉你,庆丰年的密道在井下。嘿嘿嘿。”展昭将信将疑地看了他,趁着张龙赵虎刚敲开庆丰年大门的当口,飞身蹿了进去。巨阙剑破开井上的巨石,两个人影便飞了进去。“唉唉唉,你们谁啊?”庆丰年的掌柜慌了神,张龙把开封府令牌举到他面前:“开封府办案,都老实点儿。”


        井下的粮仓不仅比众人想象得大很多,更是四通八达,司空胜拦下了哪处出口都想进的展昭,用罗盘和步距记下了各处暗道出口的位置。“怎么样,带我来没错吧?”司空胜在地图上标出各处位置后得意忘形地看着惊讶的众人,“不错,没白学了那么久纵地术。”离殇点点头。“我看见湘西五鬼了。”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一句话说完,人已经落在众人面前。

        “看来你说得对,段磊之死确实没有那么简单。”霍骏昇说道,“虽然霍堂主已经派人围了陈大人府邸,不过湘西五鬼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离殇接道。霍骏昇点点头:“离公子可听说过湘西五鬼的摄魂散?”在场的除了包拯皆闻者色变,离殇长长叹了口气:“看来这事比我想的麻烦多了。”霍骏昇突然笑道:“简单的事怕是用不着离公子出手。”离殇挑眉一笑:“是啊,简单的事也用不到劳烦霍堂主的。”


        “那个什么五鬼,什么摄魂散,是什么啊?”包拯问向展昭,“湘西五鬼是黑道有名的用毒高手,相传他们每一代,都会挑选五个天资最优秀的传承,数百年来在湘西一带神出鬼没,据说只要有足够的钱,哪怕差役五鬼给你推磨都可以,但如果钱不够,就算你跪在他们脚下求他们办事都不可能。曾经有一段时间,江湖传言,湘西五鬼研制出一种摄魂散,中了这种毒的人会神志不清,做的事和往常大不一样,会将自己心底的一点点恶意无限扩大,做出骇人听闻的事情。”展昭解释道,“不过这些都只是江湖传言,除了五鬼的毒药中会混入极细微颗粒的罂粟之外,其他的也没有人知道更多了。”


        “那霍堂主如何认出他们五个的?”包拯问,“因为我和离公子曾经联手绞杀过他们五个。”霍骏昇说得很平静,就像说着昨天吃了什么饭菜一般坦然,“所以我怀疑五鬼是冲咱们两个来的。”霍骏昇没有看离殇,后者也没有看他,良久,幽幽说道:“都不记得上一次你说‘咱们’是多久前的事情了。你刚才提到摄魂散,是怀疑谁中了摄魂散的毒吗?”“嗯,陈琪。我盯了他两天,无论是动作举止还是声音神态,白天的陈琪和晚上亥时之后的陈琪判若两人。”

        “他现在人在哪儿?”包拯问到,“一早便由湘西五鬼暗中护送出城去广济县探查民情去了。”霍骏昇回答。“每月朔日,陈大人却有外出视察的惯例。”公孙策说到。庆丰年井下暗道里搜出了足够填满一半国库的陈粮,密道更是通向各家小粮商的仓库,不过其中并没有通向陈琪府中的。“你查仔细没有?会不会有什么机关没发现?”霍骏昇问向司空胜,“我的纵地术好歹也是师从……哎呦”司空胜还没说出师傅名字就被离殇狠狠踩了一脚,“反正不会有错,我查的很仔细,密道里不会有机关的。”


        “不对!”看了地图半天的公孙策说出心中疑惑,“如果我是陈琪,既然手下有擅长纵地术的高手,那么选定庆丰年做秘密粮仓后,第一件事就是挖一条密道从陈府通向庆丰年。至于以后这八条通向各家粮铺的暗道,都是后话。你们看……”公孙策用手指在地图上陈府和庆丰年间画了条直线,刚好与另外八条暗道都不相交。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