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44)

开封头条:

惊!开封府某三品堂上官与其主簿同床共枕,竟是为了……


第四十四章   最后一步


     休息了一夜,公孙策和离殇身子都有所恢复,包拯在公孙策身边睡了一觉,而薛江平则在离殇床边眯了一晚。“摄魂散确实有能迷幻人心智,将人心底欲望无限放大的作用。”公孙策对着身边假寐的包拯说道。包拯偷偷拉着公孙策的手,见他没有反对便听他继续说,“从湘西五鬼的死大致可以推断出,这四个人只是被陈琪利用,陈琪能从窗外向屋内下毒,说明他很了解摄魂散,甚至他中摄魂散,白天和晚上不像是一个人,很有可能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包拯将公孙策的手放到自己胸口,闭眼思索着:“距离皇上给的期限只剩今明两天了,我们不宜再与陈琪正面交锋,应该想些什么办法,激他先做出动作。”与此同时的离殇房中,薛江平正侍候他梳洗更衣:“我有种感觉,用十字剑的杀手离我们很近,湘西五鬼在房中被毒杀,能在他们清醒的情况下在他们窗口下毒,此人要么武功高强要么与五鬼极熟识。”“下毒之人能拿到摄魂散,想来应该五鬼对其并没有防备。”薛江平替离殇系着腰封说道,“而且公子和霍堂主杀了五鬼之一已有六年,若是要再找人代替,怎么也应找到了。”



     “我们不妨假设,当年十字剑杀手救下四鬼,四鬼为了报答,便为他所用,并将用毒之法教给他。”离殇说道。“那么这名杀手应该十分了解摄魂散药性,并且知道怎么施用在自己身上伤害最小。”薛江平补充着,已经帮他整理好衣衫,“所以公子怀疑陈琪就是杀手!”“走,去见见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离殇点着头走了出去。

     四人在中堂交换了意见,便开始想对策,“我们不如诈他一下。”公孙策说道。“但我们什么证据都没有   啊。”包拯不解。“派人通传,请陈琪大人明天到开封府协助审案。我们不需要掌握什么证据,只要盯紧他。”公孙策解释。“先生的意思是,陈琪会认为,我们既然感通传他到场,必然是掌握了他什么把柄,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把柄,但一定会在自己最有可能露馅的地方核实,只要盯住他,便可以由他带我们找到证据。”包拯凝神分析着。


    “大人和先生睡了一晚,果然长进不少呢。”张龙低声对着赵虎说道,一回头便被展昭狠狠瞪了一眼。“那我们现在就去通知他?”展昭问道。“稍等。”离殇止住他,对薛江平道,“有劳二哥派人传出话去,就说昨晚开封府审案,有个过堂的犯人鬼哭狼嚎了一夜,等这消息快传开了,展大侠再去传话不迟。”公孙策笑着说:“离公子果然足智多谋。”离殇也笑了:“公孙先生怕是想说在下诡计多端吧。包大人虽然一向不屑于严刑逼供,但明天便是庭审的最后期限,此时若对世人说大人为了审案对犯人动刑,世人想必是会相信的。”


     公孙策点点头,示意展昭按离殇的意思做,薛江平和展昭告退,包拯又吩咐张龙赵虎加强对开封府大牢的看管,在这节骨眼上决不能出事。“离公子以为,陈琪最有可能做出什么事呢?”包拯问道。离殇摇摇头:“我总觉得我们忽略了什么,还是等等看他会不会自乱阵脚吧。”


     异常平静地过了一整天,陈琪甚至没有迈出府门一步,包拯和公孙策准备着明天升堂审案的思路,先要为薛江平脱罪,然后审尹杰,再牵出来陈琪,“尹杰是证据确凿了,在大同府的案子加上非法购买农田、囤积米粮扰乱市场,足够他秋后问斩了。但是陈琪,只凭尹杰的证供,如果没有新的证据,要定他的罪实在是难了些。”包拯看着面前的书文,托着腮扁着嘴说道。“会有办法的。”公孙策抚着包拯的肩,目光深沉地看着远处,他担心的另一件事,虽然还没想好要不要和包拯说,但是已经在一点点地发生了。





评论(1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