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49)


陈粮案正式结案,打boss陈琪被强制下线,离殇挑明他知道公孙策的身份,无故赠药是福是祸?之后又会引出哪一连串的变故呢?

敬请期待(๑˙ー˙๑)




第四十九章   变数



    陈粮案已经结案,离殇和薛江平辞别包拯等人,与霍骏昇回到各自的粮店处理余下的事物,陈琪已经被刺配,虽然包拯看他离去的眼光有些落寞,但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包拯呈上去交代案情和回禀开封府新招揽的展昭等人的折子很快有了批复,展昭被册封为御前四品带刀侍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人被封为六品护卫,展昭更是在进宫献艺之后被封了“御猫”的名号,包拯可是好不容易才打消皇帝想要从他身边抢走展昭的念头。


    收拾了心情的包拯重新回顾了陈粮案,公孙策比自己实在渊博了不止一点半点,虽然有这样的启明星在自己身边时时提点,包拯还是决定多读读书,以后至少也应该及时跟上先生的思路。“大人要读书?好事啊!”公孙策合扇抚掌而笑,“但是,我也不知道该从哪儿看起,先生学识渊博,有什么好推荐的吗?”包拯坐在公孙策身后,为他轻轻捶着背。“嗯……学生房中书架上,有些关于刑狱诉讼的典籍,大人有时间的话不妨去看看。”公孙策认真地回答。


    “好难啊!”包拯绝望地瘫在公孙策的床榻上,公孙先生平日里都看的什么呀,这么深奥的他居然看的懂。床头橘花香包里传出淡淡的清香,好舒服啊!包拯想着,轻轻蹭着公孙策的枕头,先生有时看书时间长,脖颈不是很舒服,包拯特意让人用荞麦皮为芯,外面包裹上丝绒,为公孙策定制了一个软和些的枕头,包拯昏昏沉沉就要睡过去,枕头下的什么东西突然轻轻地隔了他一下。


    “你说什么!陈琪死了!”公孙策在回开封府的路上遇见传信的令官,“怎么死的?”“押解途中遇见劫囚的黑衣人,衙役兄弟们人少抵不住,跑了陈琪不说,眼看便要全军覆没,好在有一队镖局押镖的路过,出手救下兄弟们,之后在追陈琪的时候,他失足堕崖,摔死了。公孙先生是开封府的人,劳烦您把这消息传达给开封府包大人吧。”“哦。”公孙策大脑飞快转着,陈琪就这么死了,事情一定有蹊跷。


    公孙策赶到迎风客栈的时候,老板娘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了:“公孙先生到了,离公子正在楼上等您呢,请随我来。”公孙策见到离殇的时候,他正在雅间从容的沏着茶,老板娘向他行了礼,便关上房门离开了。“陈琪是你杀的?”公孙策开门见山的质问道。“不是。我虽然料到可能会有人劫囚,暗中派了一队镖师,但那我是不想开封府辛辛苦苦抓到的人,就这么跑了,确实没想到他会失足摔死。”离殇替公孙策斟了茶,往前推了推。“证据呢?你要我如何信你?”公孙策追问。


    离殇不禁失笑:“我已经说了实情,至于公孙先生信与不信,不关我的事。离某处事一向如此,不愿受人拘束,还请先生多担待。”离殇起身便要走,他在门口停下,微微侧身:“公孙先生肯来此相询,便说明先生是信任离某的,若我真的要杀陈琪,是绝对可以做到不引起任何人对我的疑心,便让他死在汴京的。还有,茶桌上的丹药是赠予先生,以报先生对二哥这段时间的照顾之情。先生并非凡人,灵力虽然可以救治心意相通之人,但每次相救都会使修为减半,这丹药虽然不能恢复修为,在心力衰竭之时服一粒,却能维持一段时间不至于恢复本体。”


    公孙策疑惑地看着离殇,试探着问道:“公子也非凡人?”“我?我算是半个凡人吧。先生保重,若再有事找我,来迎风客栈便是。”离殇没有给公孙策继续问下去的机会,径直走了出去。公孙策拿起药瓶,艳红的鸡血石整块雕成葫芦的形状,打开瓶塞,丹药有着青草的清香,公孙策揣好药瓶,回了开封府。



评论(1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