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50)



即将为您带来的是包策大型离婚现场直播,上集~




第五十章   风波



     包拯在公孙策枕下摸出了一本书,“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学生不知能与大人相携同行多久,若有一日学生先离场,希望这本名册可以帮得上大人的忙。--公孙策再拜敬上”“这个公孙策,满脑子都想些什么,你我同来开封府,自然应同去同归。”包拯小声嘟囔着,好奇心驱使下,他翻开名册。名册里整整齐齐记录着包拯所有办理过的案件有关的人物,各自的性格,经历,职位,联系方式,可能在哪些方面帮上忙,所有事情,不遗巨细。



     “邓门荆氏,江湖人称一点红,开封府迎风客栈老板娘,原征西大将军薛江平(在军中化名薛平)座下参将邓雄将军之遗孀,巾帼豪杰,武功高强,宁折不弯……”这个老板娘竟然有这样一层身份,唉?怎么这个“折”字这么眼熟?包拯腾地一下坐了起来,这个“折”字“丿”这一笔有一个立钩的收笔,这样写的“折”字似乎最近才见过。包拯仔细思索着自己最近看过的可能会出现这个字的地方,“奏折!”包拯用力一拍床,在皇宫中,庞籍送来的“京中二品孙大人”的折子,封面工工整整写的“奏折”二字,居然是公孙先生写的!是了,束竹令本就是二品职位,所谓孙大人,定是怕自己发现所以将“公孙大人”改称“孙大人”。


     包拯一瞬间觉得天旋地转,跌坐在床上,怎么会这样,一直以为公孙策是与自己同心同德,齐心荡清这浊世,能同携终老之人,怎么他竟然会替陛下谋划,阻止自己秉公断案的计策。自己与他一直以来举手投足间的默契,亦师亦友的情分,原来只是陛下用来监察自己的手段?曾经的过往一幕幕浮现在包拯眼前,泪水模糊了目光,公孙策温润的笑容像是就在他面前,他却开始辨不清真假。


    “大人,陛下急召您入宫。”张龙在门口说了两遍,包拯都怔怔没有反应,他便进了公孙策的屋子,轻拍包拯的肩,又禀报了一次。包拯抹了一把眼泪:“走。”


     金銮殿上,只有皇帝、包拯、庞籍三人,随侍在侧的宫女内侍都被屏退。“今日召两位爱卿前来,为的是一件机密之事,契丹在我大宋北部,并与我大宋国土接壤,朕日前听探子来报,雄州容城县最近多了许多乔装打扮的契丹细作,契丹似乎要于明年春天与大宋开战,另外还听到了雄州州府官员有要投敌叛国的传言。所以希望能派包卿暗中查探一番,至于替朕与包卿传递消息,及时提供支援的重担,就交由庞卿,你庞家家大业大,在边境自然也是有些人脉,帮包卿做些什么,定然要比当地官员靠谱许多。你与包卿又素来交好,此事应该没问题吧?”



    “陛下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庞籍拍着胸脯保证道。“陛下打算以什么理由派臣去北疆呢?”包拯问道。“顶撞圣驾,贬官容城县令。朕今日召你们来说的有关北疆之事,谁都不许外泄。另外还有一件事,刑部来报,陈琪在押解途中,堕崖身亡了。其父户部尚书陈可立在朝为官多年,恐怕会集结一众官员对包卿有不利言论,所以将包卿暂时调离,也有此考虑。”皇帝说到。


    “包卿还有什么问题吗?”“有!陛下派公孙策在下官身边,是想要监视下官吗?”包拯冷着脸盯着皇帝。“啊?”皇帝一惊,没有反应过来,同样被包拯这话吓了一跳的庞籍急忙向皇帝比划“演戏”的口型,然后一边拉着包拯往大殿外走一边大声说:“包拯!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陛下为了你能管理好开封府,费心费力,你怎么不体谅陛下的苦心,反而顶撞他!”然后又附耳上去:“死包子你疯了吗!赶快走!”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