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异志录(53)

      契丹案正式拉开序幕,看似简单的案情,参与其中的人却心思各异,究竟是谁螳螂捕蝉,又是谁黄雀在后?全文前几章埋下的伏笔层层揭晓,包拯与先生的纠葛又将如何继续,本案两位人物是你潇对一位历史人物和一位影视人物的致敬(所以一个用了同音字,另一个直接用了人名),如果大家觉得有很严重的跳戏,或者难以适应,请一定要告诉我~



阅读愉快(。・ω・。)ノ♡情人节快乐(✪▽✪)



第五十三章   紫玉


     “世人忙碌,往往放不下心上的包袱。”永兴大师摸着小沙弥的头,说道,“凡人难放下各自的包袱,佛祖不也难放下普渡众生的包袱嘛。”永兴大师望着公孙策远去北疆的背影,他刚刚将当初宋慕菁养在伽蓝寺的一匹良驹赠予公孙策,由得他继续背着心上的包袱前行。“师傅,世人放不下怎么办?”小沙弥抬头,天真地望向永兴大师,“背着包袱前行,也是一种修行。”永兴大师笑着看着小沙弥半知半解的眼神。



      毕竟昔年曾做过军医,也曾有挚友教过公孙策扬鞭策马,只是要赶上包拯提前四天的日程不算容易,永兴大师为他准备了足够的盘缠的口粮,公孙策却没怎么休息也没怎么吃东西,总算是在四天后赶到北疆容城,久在马上,身子绷着劲儿都僵硬了,公孙策下马时绊了一下,一震晕眩便倒在了路边。




     包拯一行人也已经到了容城赴任,他本是不教展昭等人随行的,他们五个却咬定答应了公孙先生,无论包拯去向何方,他们都会相随。一路无言,谁都不愿提起公孙策,也都不愿主动搭理包拯,便这样别别扭扭的行了八日,总算到了北疆。



     “大人,信。”王朝面无表情地将一封火漆封缄的信递给包拯,转身回到门口站好,包拯心下叹了口气,拆开漆封,竟然是懿亲王的信,包拯进京赶考的路上盘缠被偷,曾得懿亲王援手留他在府中歇脚,又见他文思敏捷,赠了他盘缠路费,懿亲王信中所提,说他原是要来汴京见见包拯的,但包拯既然贬官,他便追去北疆,顺便看看塞外风光。又道与公孙策是旧相识,希望这次出游,包拯能准了公孙策能抽时间作陪。最后还说道,自己的独女紫玉公主从大名府出发,与自己在容城汇合,她若到的早,还望包拯加以照顾。




     “收拾出几间客房来吧。”包拯对王朝马汉说到,偏巧展昭和张龙赵虎进了来,“公孙先生要回来了?”赵虎心直口快地说道,“不用收拾客房,大人隔壁的厢房一早就收拾出来等着先生呢。”包拯避开他热切的目光:“不是公孙策,过几日紫玉公主来容城,住在县衙。”“紫玉公主?”一众人失落地看着包拯,“是江南懿亲王的千金紫玉公主?”展昭问道。




     “你知道她?”包拯有些惊讶。“展昭出身江南,听说过懿亲王和公主的奇闻轶事。懿亲王是太宗的第六子,民间多称作六王爷,自幼聪敏,文武双全,深的太宗皇帝喜爱。紫玉公主,是六王爷的独女,年幼丧母,聪明伶俐,心地善良,见识过人,八岁时随六王爷巡察黄泛区,从运送修堤坝石材的船只的吃水范围察觉出石材用料掺假,后来又在扬州盐商行贿案、登州三十官员贪污案等大案中查到关键证据,十岁时被破格册封为紫玉郡主,十二岁被晋升为公主。”展昭说到。




     “这么厉害啊!怪不得她虽然是王爷的女儿,却被封为公主。”一众人皆惊讶道,“不过我也听说,紫玉公主近年脾性大变,不通人情也不知书达礼,更有面容大改,十分难看之说。”张龙兴致勃勃地说着说书人口中的传言。“够了!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如此议论一名女子的容貌,更何况她还有公主之尊。”包拯严厉的说道,几人没了兴致,灰溜溜地下去,“我怎么觉得这话像是公孙先生说的啊。”张龙小声念叨着,被其他几人瞪了一眼,“我又说错话了?”他摇摇头噤了声。




     “怎么停了?”容城县城外一辆华贵的马车停了下来,马车中传出一个女子悦耳的问话,“回小姐,这儿躺了个人。”赶车的仆从回答道。“哦?”一只纤纤玉手伸出,轻轻掀起绣纹锦缎的帘子,一名极貌美,年岁不过桃李年华的女子探出头,仆从跳下车:“这人还活着!”女子点点头:“将他扶上车来吧。”

评论(1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