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全(上)

吏×青

(微茶×吏)

子夜的年终点梗 @青青子夜

顺便拐走 @墨·子月づ

再试试能不能拐走 @汤圆要甜的

希望大家看完能觉得甜甜暖暖的,ball ball小吉祥天别再虐我大吏吏了QAQ

(上)

        冥王阿茶一直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至少她几千年来都是这么觉得的,直到后来有一天她听到来自人间一位名唤无名的僧人的琴声,她想邀无名入冥府陪她,却被拒绝了。从来没有人能违抗她的意思,阿茶一直这么认为,虽然也知道自己有些任性,但地府又有谁能不娇惯着伟大的冥王茶茶大人呢。她使手段夺了无名的琴,那僧人竟甘愿废尽修为,入冥府与她为仆,换得那琴中
女鬼的轮回。


         后来的事她大抵不记得了,你若也是这般浑浑噩噩地活了几千年,恐怕亦是如此,只记得自己令女鬼每次投胎转世都是天煞孤星、横祸而死,无名被褫夺了灵魂,便唤作赵吏,伴在她身边。地府很冷,没有一丝人情味,她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人人都怕她,唯有赵吏愿意亲近。他为自己流过血,为地府立过功,他恃宠而骄,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对自己很好的。



         夺取赵吏的灵魂,收起他的记忆,似乎是怕他离开,得不到他的心,至少有他的人。直到遇见了夏冬青,一个阿茶哥哥蚩尤生命的容器,一个生来便不应有灵魂,不应有思想,断情绝爱的人。



他竟然占有了赵吏的心。


         阿茶并没有很难过,或许因为夏冬青承载了自己哥哥灵魂的缘故,阿茶有时候会觉得对他有几分好感。夏冬青令自己见到了另一名少年琴师,可以奏出与无名一般的天籁之音,也与无名一般,有些对这个世界无比的热爱。夏冬青拦住阿茶,没有让她把这名少年变成第二个赵吏,不然他此时也许就不会陪在自己身边了。


他带来了少年琴师,却带走了赵吏。


         罢了,阿茶没有再追究,哥哥蚩尤被泰山府君带走,也算有了个好归宿,赵吏为救夏冬青,牺牲了自己,阿茶把赵吏的琴留给了夏冬青,也放琴中女鬼投胎有了好去处,每一世都会有一个赵吏模样却温文尔雅的少年娶她,对她好一辈子。也算一切终于有了了结,据说夏冬青与娅归隐,阿茶也没有多过问,她从赵吏之前住的别墅,拿了十相自在图的画,挂在了自己的卧室。


         几十年后,当年阿茶与夏冬青找到的少年琴师终于也去了冥府,“我来陪你了,但愿不会太晚。”他说。阿茶很幸福,时间就像过得快了,像不够用似的,她很快乐,这种快乐也使她忘了很多人,很多事。


         就好像刚刚灵魂摆渡人向阿茶回禀,说夏冬青死了的时候,她想了好久夏冬青是谁,似乎当年还答应过要是他死了,就让他来自己身边,要带他飞。“把他带过来吧。”阿茶笑了笑,老朋友了,总要以礼相待。“他……他的灵魂不见了。”这名灵魂摆渡人是周晓辉的徒弟,比周晓辉还胆小,受嘱托照顾好夏冬青,却没成想他不仅死了,还丢了灵魂,生怕被查出来会挨处分的灵魂摆渡人连忙上报冥王阿茶,现在正哆哆嗦嗦不敢看她。


         “哆嗦什么?派人找了吗?”阿茶问,眉间一丝愠色与不怒自威的语气,吓得摆渡人更害怕了:“找……找……找了……没……没找着……”“地府养你干什么用的?连个灵魂都找不到!”阿茶摆摆手轰他走,省的碍眼,自己走去赵吏曾经在地府住过的地方。



         屋子在木兰住的隔壁,房门没锁,也算干净整洁,不问也知道是木兰隔段时间就来打扫,这个赵吏,运气好救了木兰,她是真心对赵吏好啊,还是不夹杂男女私情的好。房间的桌子上供着不大的牌位,牌位前放了几个水果和自己在赵吏死后给他供着的一颗能维持灵魂的力量不消散的丹药。阿茶坐在床边愣了会儿神,离开屋子之前,对赵吏的牌位拜了拜,她自然是不信神灵,权当作自己与赵吏的情分。唉?这丹药怎么像是不太对?阿茶拿起丹药仔细看了看,之后闻了闻,满是香甜,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麦丽素!”阿茶大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将所谓的“丹药”扔到嘴里,摔门而出。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