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别离

包策现代AU

@汤圆要甜的

(根据你潇四年大学生涯戏剧性改编,以及强行刷一波存在感的你潇~以后就正经北漂啦~欢迎来撩~)


    公孙策收拾了行李,买了17号的机票,毕业典礼都不参加,说回家就回家了。他摩挲着一本《刑法》的笔记,那是大二他肺炎住院的时候,大学室友兼下铺的好朋友包拯替他借来誊抄的。缘分这回事,说来也有趣,公孙策这法学系第一名考入大学的高材生,被安排与景观设计的工科艺术狗混宿,他下铺的包拯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这帮自负的工科生大一一入学就瞧不起文科生的公孙策,公孙策性格寡淡,本就不会理会他们的冷嘲热讽,到是包拯,总是要替他出头,无奈嘴笨,讨不得什么便宜。“算了。”公孙策推了推鼻梁上厚厚的镜片,看着窝在被子里生闷气的包拯,“你不是下周就考高数了吗?我学的也是高数甲,需不需要帮忙?”

    学霸就是学霸,公孙策的地狱式集训令包拯大一就拿到了全班第二,年级第五的好成绩,奖学金自然也是稳稳落入囊中,活蹦乱跳四处炫耀,而法学年级第一的公孙策依然每天勤勤恳恳地泡图书馆。包拯欢脱了几天,突然觉得不太自在,许是被公孙策“虐待”习惯了,不在他身边便有些没来由的失落。又这么失落了几天,包拯终于认命地抱着书来到图书馆,开始了“陪吃、陪睡、陪学”的三陪生活。

    这一陪就是四年。终于到了分别的日子。公孙策收到了顶尖大学的研究生录取书和顶尖律师事务所的offer,权衡了很久决定进入社会历练。作为大学四年的收官之作,公孙策一贯仔细认真地由导师带着写了毕业论文,在答辩之时亦侃侃而谈,“啪!”公孙策的论文被狠狠拍在桌上,“你这做的什么东西?你研究这些有意义吗?你不用解释,我去找你的导师,你做出这样的东西不用指望毕业!”没有任何学术上的批评,赤裸裸的人身攻击,主评委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令公孙策有些蒙,全专业出名的学科最优,最挑剔苛刻的导师,和最好学,最有天赋的高材生,答辩教室里甚至有不少公孙学霸的迷妹们激动地疯狂拍照,当然,也有角落里不惹人注意的包拯。

    公孙策尽力解释了,他可以肯定在场所有人都听懂了,但是除了主评委,也就是学科老大在连珠炮似的提出一些类似“你凭什么说吃饭对人身体有好处?”之类的智障问题刻意刁难,一个笑面虎评委老师假笑着奉承着主评委,另外四个老师都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

    公孙策不记得自己怎么离开的答辩教室,他从二楼一口气上到了七楼天台,眼泪肆意地淌下来,一拳打碎了壁灯的白色塑料开关,“阿策……”包拯一把把他揽到怀里,那么骄傲的人啊,竟然会被如此无理地践踏。包拯清楚的指导公孙策付出了多少,那些日日夜夜,那些对美好结局的希冀,以及他们甚至打算答辩完去湖南的毕业旅行,一瞬间如泡影散落。

    指导老师妥协了,主评委是学科老大,看不惯他的研究方向很久了,上一届毕业生落在学科老大手里的时候就被毫无理由地呵斥一番,打了极低的分数。主评委通过打压指导老师的学生,来告诉他自己才是这个学院说的算的人,来证明自己是对的,他是错的。指导老师希望公孙策更改文中敏感词,最好连主评委不喜欢的理论分析也通通删掉,公孙策不服,虽然他知道不会有人为了自己一个小本科毕业生得罪一个教授,在这个只有两三名教授的学院,也没人敢出头。

    “公孙……”公孙策只有一周时间改论文,没日没夜的熬了好几个通宵之后,包拯严重担心他身体吃不消。重新答辩异常顺利,新的一批评委老师甚至说“你要是上次就能做的这么好,一定能得好成绩。”包拯看着噙着泪的公孙策,心里想着:老师,他上次答辩不知道比这次精彩多少。

    包拯觉得公孙策的心凉透了,他跟着指导老师参加国际竞赛,希望为自己的论文争取到应得的成绩。公孙策决定提前走的时候,确实已经对这所学校失去了信心,不只是这一件事,累加的失望,消磨着人骨子里的骄傲。

    “对不起啊,以后……不知何时再见……”临行前一晚,包拯拿出珍藏的红酒,拉着公孙策去街边摊撸串,“我没什么对不起这所学校的,我付出的,我为她争光的,为她努力的,我做到了所有,我仁至义尽。没什么遗憾的……”这所学校太黑暗了,至少公孙策是这么想的,老师睡学生,x骚扰,威胁恐吓,指责虐待,导师们勾心斗角,上位的想着控制下面的,下面的想着捅下来上位的……“嗝……公孙,我舍不得你……”包拯在公孙策的衣袖上蹭着眼泪,“我要跟你去帝都……”

    公孙策没有醉,但他希望自己醉了,最好是烂醉如泥,误了明日的航班才好。

    “阿策!!”包拯惊醒的时候才七点多,昨天折腾到半夜的两人都累的不轻,公孙策正蜷在他身边睡着,活像一只傲娇的贵族猫。“阿策~”包拯九点钟的时候推了推公孙策,“铛铛~铛铛~起来吃爱心早餐啦!”包拯揉乱公孙策的头发,把他弄醒。“你最爱的蓝莓果酱~”包拯异常仔细的照顾着公孙策。

    还是留不住时间,包拯把公孙策送到了机场,别离的滋味痛彻心扉,他笑着:“照顾好自己啊!”却在公孙策温润地转身的一刹泪如雨下,看着他消失在安检入口,包拯抹了一把眼泪回了学校。

    公孙策没敢在家多耽搁,毕业季在北京租房子实在太难了。他虽然很不喜欢与人同住,但是看着税后到手寥寥的几张票子,也只能将就了。“您好,我是潇潇公寓管家,我带您去看您昨天预约看房的主卧,这房子特别好的,有独立卫浴,价格公道,干净卫生,入住的都是白领,双周还有阿姨来打扫。”公孙策跟着公寓管家甲进了楼道。“楼王啊,您这是,您再看看哪里需要重装,我们帮您翻修,我先去给您拿合同。”公寓里传来另一个公寓管家乙的声音,“呦,你也带客户来了?不好意思,这屋子我定了,一次付清,现金结账。”从公寓中出来的那个公寓管家乙对着带着公孙策的管家甲嘚瑟着。“这样啊,那算了吧。”公孙策有些失落,不知道为什么,分别的这十几个小时里,他满脑子都是包拯。

    “慢着,慢着,慢着……”屋子里的“楼王”风风火火地冲了出来,“不是说合租人也要确认证件信息吗?你们把他轰走了我就不住了!”两个公寓管家面面相觑,公孙策看着眼前人怀疑自己眼镜度数不够,自己出现了幻觉。“呐,这房子很不错的。”“楼王”包拯拉着公孙策进了屋,顺手关了门,据说这种密码锁从屋里关上后,屋外人没有密码是进不来的,他很想试试,“我被你工作的那家写字楼十楼的一家设计公司录用做实习生,从今以后我就跟你上班下班,陪你朝九晚五,给你煮菜做饭,一起加班熬夜,同吃同睡~你得看着我的,我也得陪着你呢~”

    许久才缓过神的公孙策“嚯”地从床上站起来:“那么一点点工资,租这么贵的房子,你还吃不吃饭了?”包拯一挑眉,露出一个好看的狡黠笑容:“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了,以后我吃你就好了~”

    公孙策发誓,如果当时手边有顺手的算盘,眼前这个死包子一定会被拍成馅饼。

    “说起来,”公寓管家甲捅捅公寓管家乙,“我们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进不去门的二人欲哭无泪,“不是啊老哥!楼王你还没给钱呢!!”公寓管家乙两条宽面条泪无声拍门。



(阿潇碎碎念:大学四年就以我连毕业典礼都不参加的结局仓促收尾,这所学校我已经没有任何留恋不舍的,我只是非常珍惜遇见过最好的你们。心凉透了,就不会再疼,北漂生涯开始,我会带着大学那些智障给予我的伤痕,变成更强大的我!)

(这么久没出现实在抱歉,之前一度状态崩掉_(:з」∠)_我会慢慢缓和,慢慢复健的~说起来《开封奇谈2》拍不拍?!上不上了!!!_(:3」∠❀)_)

评论(12)

热度(18)